漕运大佬独宠商户娇女

作者:罗木木 阅读记录

漕运大佬独宠商户娇女

作者: 罗木木

文案:

【甜宠+退婚+种田+打脸+发家致富+经商】

被中举的未婚夫退亲本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奈何素云却就此走上了人生巅峰,

有爹娘娇养着,有漕运大佬娇宠着,

太子也糯糯的凑上来叫师娘,

一胎两宝儿女双全,

正应了老方丈的那句话:

几十年难遇的旺家旺夫旺子的好命格。

第一章 素云退亲了

“陆家真的退亲了?”

“不退能怎么样?陆家哥儿在京城娶了亲,陆婆子前些日子还说要抱孙子了,素云也是个可怜的。”

“这陆家可真不要脸!”

“可不是嘛!”

“其实,留在陆家做个妾也是好的呀?”

“我可是听说,陆家哥儿娶的那个是官小姐,哪里会容的下妾呢?”

这八卦源头的主人公之一的卫素云,挎着菜篮子的一双粉白的小手,听到这些话,脚步顿了顿,面无表情绕过三五人的八卦小团体,进了自家的铺子。

几个妇人婆子,见她走远了,就开始低笑着继续。

“这素云的身段,真真的可以,就不知道这陆家的哥儿得手了没?”

“这可不能胡说啊,素云可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她可不是那种把不住的人。”

“再说了,陆家哥儿本就不喜欢素云,躲来还不急,还不是这陆婆子作妖,也没有这回事了。”

“话是这么说,可素云现在说亲可就难了。”

铺子里的卫老爹,正在给客人包炊饼,旁边站着一个清瘦伟岸的粗布短打衫的青年。

素云刚进门,就见卫氏提了一串大钱,数了三十文,jiāo给了那青年。

“石头,这些天的柴火钱,你数数对不对?”

卫氏看见女儿一进门,慌忙去接她手中的篮子,“累了吧,快歇着去。”

石头看着那姑娘脂粉未施,却粉白粉白的一张小脸,着了一身素色的长裙,迈过门槛时的腰身,小小的一掐,长长的头发滑到了肩膀。

心里边忍不住咯噔了一下,他是知道素云的,幼时还抱过她的,没成想才几年,小姑娘已经长大成人了。

还长成了如此清丽的模样,堂哥儿的确没福气。

他掂掂手里的钱,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那姑娘一晃身影消失在布帘子后头了。

松山县这巷头都是一样的,只一个门脸在前边做生意,后面是才是自家人住的地方,家家户户靠着手艺做些小买卖,风chuī不着雨淋不着,倒也是一种好营生。

“卫老爹,如果有那木炭,你这铺子里可收?”他提高了声音。

卫老头爹说:“收是收的,估摸着收不多,你要是有,且跟柴火一起运来,我看看能留多少。”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改天有货了就来送啊。”

石头又往那晃动的布帘子上多看了两眼,拉起了板车,转身往回走。

他身板高大,一身短打,就是瘦了些,却也挡不住周身的气度,那三五个八卦小团体见他过来,低头笑着,瞅他走过去。

又低低的道:“这陆家有飞上天的凤凰,也有在地上走的jī,你看着石头也是陆家的人,却混的在这街上卖柴为生,得空了还得去码头扛大包,这陆老婆子也是偏心的没边了。”

“石头不是她的亲孙子,要是对他好,也是邪门了了,我倒觉得真要论过日子,石头绝对比堂哥儿qiáng得多。”

“这石头他爹又是庶子,他娘还是楼子里出来的,这也是难啊。”

陆石头,原名陆磊,与妇人们口中的陆堂是同一个祖父的堂兄弟。

陆磊却没有陆堂那么幸运。

陆家原本也是县里开铺子的,成衣的铺子,不过铺子却是开在了码头的边上,这些年也结结实实的靠着松山县的码头赚了不少钱。

后来越发的富贵了,就在那县衙的一条街上,买了两处宅子一并推倒,重建了一处大宅院,据说那门口的石狮子,都是跟县衙门的石狮子是一样的。

陆堂是陆家的嫡子嫡孙,还虽然是嫡次孙,年幼时体弱多病,陆家拜了不少庙,回头就跟卫家饼铺的卫素云定了娃娃亲。

卫素云的生在了大年初一,连西林寺的老方丈都说了,是百十年都难遇的好八字,是旺家旺夫旺子的好命格。

陆老婆子自然也是对素云百般的满意,不然也不会上赶着跟卫家结亲。

陆磊则是陆家的庶子陆老大的唯一的儿子,年长陆堂和卫素云七岁,幼时也读了几年书,就跟着陆老大在乡间收拾陆家的那些地,后来出外闯dàng了几年,前些日子才归家。

本以为陆家就这么普普通通的富贵下去了,可这耐不住陆堂争气,先是十一岁上便中了童生,没几年就中了秀才,这不去了京城,病病歪歪的考了几场,没成想还真的中了举人。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