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今天肯回宫了吗+番外

作者:桥烟雨 阅读记录

《皇后今天肯回宫了吗》 作者:桥烟雨【完结+番外】

文案:

青砖绿瓦,陌上花开香染衣;朱门紫殿,素手摘星霓作裳。

世人道:皇后美而不妖,贤德淑良,冲锋陷阵,挥刃生杀,巾帼不让须眉。

也有人道:她为仆不忠,为徒不孝,是个为求生路,为一己之私,不折手段的女魔头。

-

世人皆薄幸,不如贪一晌之欢,暂忘却前尘过往。

第一章 太子归

一袭绣云纹的浅蓝色长袍,腰系玉带,俊美清瘦的男子静静躺在披着貂裘皮的雕蟒檀木躺椅上。

他狭长的双眼轻闭着,薄唇微微泛白,呈现病弱之色。

秀月拿过汤婆子换了热水,递到他手中,再去往炭盆里加炭。

躺椅上的男子在此时起了身。

寒风猝不及防的窜进屋子里,冻得秀月一哆嗦。

她转身,见主子打开了屋门,心弦一紧,立刻取来银狐大氅抖开了给他披在肩上。

“殿下,外头凉,您当心着身子。”

傅景翊一手捧着汤婆子,一手伸出去接了几片雪,他掌心温度很冷,雪停在上头一会儿才化。

这满地的皑皑厚雪,像是天上的云整片落了下来,此刻他是站在云间。

“太子的车辇可是已进了金陵城。”他问。

秀月站在他身后一步的位置,低头道:“回殿下,估摸着一个时辰前回来的,那时外头人声大噪。”

人人翘首以盼恭候着太子回国都。

一年前南夷人进犯,太子远赴边关亲征,边关将士士气高涨,数月间捷报连连,举国上下皆沉浸在国泰民安的喜悦之中。

直至如今边关大势已定,圣上御笔召太子提前还朝。

对于这位太子,百姓们赋歌颂德,称他据义履方,仁贤备至,爱民如子,将是千年难遇的贤君。

“殿下,您甘心吗,分明是皇后栽赃,太子煽动朝臣点火,以至宸妃娘娘险些被赐了死罪。是您在雪地中身着单衣跪求皇上明察重审,最后才还了娘娘清白。”

秀月说着声音便哑了,“可您也因此冻坏了身子,这一年来药石不断,就连秋狝都去不成。他们如此作孽,不该有报应吗?”

宸妃盛宠,嗣下七皇子兼资文武,德貌两全,外人都道宸妃前途无量。

可就在去年此时,宸妃将封贵妃之时,皇后在她宫中搜出了催情药。

皇上顾念着几分情谊,不忍重罚,然太子带着大臣们在朝堂上长跪不起。控诉宸妃以药物迷惑圣上,损伤龙体,此乃殃国大罪,当诛。

朝臣力谏之下,皇上忍痛下了赐死旨意。

幸而及时找出了放赃物的婢女,重刑之下招了所作所为,却抵死没有供出背后主谋。

冤屈虽得以昭雪,可如今外头传言都说,七皇子这羸弱病体活不长。

傅景翊望着院中高大的梧桐树,积雪过厚压断了粗枝。

一声闷响,碎雪轻溅。

傅景翊轻咳了两声,微微勾起唇角。

-

为太子接风洗尘的宫宴上,傅景翊去的不早不晚。

宸妃像是等了许久,一见他,便着急迎了上来。

她着金色丝绸石榴褶皱长裙,裙摆轻泻,拖迤三尺有余,泼墨长发绾着着五凤朝阳髻,发端垂下凤涎流苏金步摇,随着她的步伐发出清灵的响声。

“枫儿,近来身子可好?”

傅枫,字景翊。

如今能亲昵唤他一声枫儿的,只有宸妃了。

“儿臣一切都好。”

虽是名义上的母子,可宸妃不过大他八岁。傅景翊生母位份低微且早亡,他十岁时,被养在了十八岁的宸妃名下。

如今宸妃二十有七,肤如玉脂,眉似绿柳,双瞳如水,仍是少女娇艳模样。

虽恩宠不断,膝下却无所出。

“那便好。”宸妃仔细打量了傅枫,确定看不出病色,神情才舒缓了些。

她压低了声音道,“如今太子回来了,你万事不可出风头,能避便避着,什么都不比活着qiáng。”

傅景翊点头,“儿臣知道。”

“皇后娘娘到!”

一声高喝,殿中登时安静了些,纷纷退居两旁给皇后行礼。

皇后身着大红色拖地长袍华服,头戴凤冠,衣上双线绣绘着展翅欲飞的凤凰,在大殿通明的灯火照映下泛着金银之光。

她路过宸妃时,视线停了停,毫不克制的流露出厌恶之色。

冰冷的目光又月投寒江般挪到了傅景翊脸上。

“七王这样大寒天出了屋门,回去又要咳上许久吧。”

“谢母后关怀,儿臣无碍。”

皇后唇边捻着笑,“素闻你尝惯了清淡,今日的玉盘珍馐你的身子怕受不住,不如就此出宫回你的七王府去。”

傅景翊颔首道:“今日是太子的洗尘宴,儿臣纵使奄奄垂绝,也会让人抬着担架来恭迎太子的。”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