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风楼遗事+番外

作者:-阮白卿- 阅读记录

《松风楼遗事》作者: -阮白卿-

⚝文案:

❈ 很多时候他分不清是在做自己还是作践自己

‎浏览量:2.2万 收藏:592 评论:777

暗地里惦念一个人,

像偷偷摸摸写一本永远演不到结局的戏文。

有时候他分不清到底是在做自己,还是作践自己。

一个独立自由的灵魂是如何觉醒的故事。

关于什么是成熟的爱。

皇帝x太监。

慢热日常,甜nüèjiāo杂,破镜重圆。

‎原创小说 - BL - 大长篇 - 连载 - 古代 - BE - 宫廷侯爵 - 破镜重圆

第1章 他们从苏州来

建元二十三年。

夕阳从宫墙的另一头斜斜地落下了一半,光线在琉璃瓦片上折she出温暖的金huáng色。夏初的夕阳是硕大的一个橘红的圆盘,热情且雀跃。

拐过前头转角,迎面一溜小太监鱼贯而来,膳房的带班领头,八品服色是靛色缎子上绣着流水青山,被身后那串灰布袍子们衬得格外显眼。小厨房差不多每天这个时候往寿光殿送点心,隔着好几步,带班一努嘴,“哎,小安子你过来,我问你话。”两手往身后一背,眼睛望着天。

紧步迎上前的是傅嘉安,和膳房小内侍相同的灰布袍子,屈下一条腿却没实跪下去,“请张公公安。”

十四五岁的小太监多数刚进宫没几年,见人容易发怯,同年的这拨大半不如他机敏玲珑。

“殿下这会儿gān什么呢?”

嘉安往旁边一扭头。他们站的地方是寿光殿外墙,隔着一垒红砖,是太子的居所。

嘉安笑嘻嘻地道:“回公公话,过了晌午跟太傅读宋史来着,今儿讲的是列传里头的事。太傅就说啦,这个晏殊大人当官几十年,一点建树都没有,白làng费朝廷的俸禄。也不晓得哪句话不对头,他就来劲了,当时就翻出那句——怎么说来着我记不得啦!反正正经话是一句没听进去,非缠着人家让给说说玉真是个什么人,给太傅气得哟……”

带班太监抬手在他头上凿了一记,照脸啐上来,“小猴崽子,还学会偷听主子的墙根儿了,年纪不大,话倒不少,你我他的满嘴里混吣,留神迟早死在这张嘴上。”

嘉安仍是笑,“您老别气,有火快往我这儿撒,当着面可别露出来。那位且不痛快着呢,太傅走了以后,他——殿下——闷着火写废了好几沓子纸。”

带班一扬手,“得咧,你去罢。为这最后一句,多听了多少车闲话。”

在那列灰布袍子末尾,膳房的秦小七捧着红漆食盒,低头敛目,站成个杆子。嘉安装不留神,偷偷扯了下小七的袖子,小七拿眼溜着他笑——昨天半夜里他饿得不行,去膳房偷点心,差点被当贼喊,这会儿两人都记起来了。才要说话,带班掐着喉咙叫:“都跟上喽——秦小七!你找打哪!”嘉安连忙一溜烟跑了。

回到下房,不当值的太监正准备开饭,长条桌上摆了稀饭馒头,几个菜碗里乱七八糟,说不上菜名,只是些便宜东西混着炖了,又常做得格外咸,往好了说是配gān粮吃得饱。杂役太监多半是粗使,得出力气,管事太监自然在别的屋里吃膳房单做的。嘉安挤到桌前,摸了半个馒头就要走,却被人从身后把衣领子揪住了,扭过去看见葱白色一件水绸衫,袖口露出半截丰润的白手腕,指甲上新染的红蔻丹。

“咦,沈姐姐今天怎么得闲过来。”

“小安子,你又挑三拣四,回头让你师傅知道,看不打折你的腿。”

沈青宛只有十八岁,可骂起人来像个训练有素的老妈子。嘉安扭身从她手里挣出来,赔笑道:“姐姐评评理,这厨房把卖盐的打死了,叫人怎么咽得下去。”

“哟!听听这话,”沈青宛冷笑,“看把你惯的,有饭吃还嫌盐多。这么有骨气,当初可别为了两吊月例钱就把自个儿卖了呀。想吃山珍海味,趁早给咱们攀个高枝儿瞧瞧,什么时候轮得上你呢?”

这时候桌上已经动筷了,嘉安脸上便有些挂不住,腾腾地发热,也不好意思就这么灰溜溜地坐回去,只好垂首立在一边。

几个年长的太监在宫里摸爬久了,轻易不肯管闲事,清一色装聋作哑,却听见门上挂的湘妃竹帘子嗄啦一响,暗huáng的阳光打外头斜斜扑进来,一袭靛色锦袍闪身入门,柔声道:“孩子家不懂事,姑娘何苦难为他。攀高枝这样的话,他哪里懂得呢。”

帘子带起一阵细小的灰尘,在光线下懒洋洋飞开。才听见一句,嘉安已如蒙大赦,赔笑道:“好姐姐,我再不敢了。”

沈青宛才睃着门口,一扬帕子,“我不是为他好?奴才坯子,在这里挑三拣四,活该找死。”

上一篇:破戒下一篇:清嘉录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