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水沉沙

作者:榉木无青 阅读记录

落水沉沙 作者:榉木无青

原创 BL 古代 综合 完结

文案

朝菌与蟪蛄,缠缠绵绵,朝朝暮暮

男儿生来应该有顶天立地的志向,不说雄踞一方,也应该建功立业。

可是余沙没有。

幸运的是,关澜也没有。

关澜×余沙,一个平平无奇的古代爱情故事。

四月十九,谷雨,天空被乌云盖的都低,雨水都藏在云中蓄势待发,还没来得及落到地上。

余少淼在他那间湖心小筑的顶楼烹茶,这一层有个延伸出去的望台,门窗都开着,雨丝儿带着点凉意飘到屋里。

外面有点动静,先是嘈杂了一阵子,然后迅速地安静下来,再后来就只剩下一个上楼的脚步声。

余少淼侧耳听了听声音,把茶匀出来一杯放到桌上,起身抖抖衣袖,布料上的鹤也好像动了动翅膀一样。他没等那人,直接往望台的方向走。

余少淼的脚刚跨过栏杆,卧房的门就开了。余望陵站在门口,满面chūn风和煦地看他。

大概是满盘皆输没什么好怕的了,这会儿倒是有了点打趣人的胆子,余少淼挑了一边的眉毛,朝来人挥了挥手,开口:“来得这么快?内门半数以上的人都倒戈了吧?”

余望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一看就知道是缠绵病榻久了,身子里外都虚。神色却在温和外有一丝倨傲,有种久居人上的气度。太瘦的人面相往往yīn鸷,他却清贵坦dàng,眼下把人bī的都要跳楼了,语气却还是和缓的。

“你这是做什么?”他好似看不懂一样地问余少淼。

余少淼偏过头,把另一只脚也跨过栏杆,无所谓地说:“自我了断。”

余望陵笑了,笑声轻,在安静的室内却很清晰,他说:“你以为我会杀你?”

“你最好是要杀了我。”余少淼望望外面的湖面,“我还是觉得自己了结自己要稳当点。”

他回看了一眼余望陵,说:“我技不如人,不陪你看大厦将倾了。”

余望陵脾气很好,被他教育了一嘴还能保持住得体的笑容,客客气气地开口:“不如你留下来,看看到最后是不是如你所说。”

余少淼摆手:“不必了,累了。”

他说完,纵身一跃,就跳出了望台,不过须臾,楼下出现一阵极大的水声。

余望陵施施然走到望台上,看了看楼下湖面上还没平静的水波。一楼策应的门人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纷纷入水去捞余少淼。

过了几刻,有弟子匆匆跑上楼来报信,说是没有捞到人。

余望陵神色轻松的很,他看看湖面,慢慢说:“不必管了,漓江各处的探子也都通知下去,不必探听余少淼的踪迹。”

弟子有些犹豫,思忖片刻说:“阁主最为熟悉金盏阁各处情报如何流转运营,就这么放他走,若他想在漓江生事,怕会有隐患。”

余望陵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嗤笑了一声:“……走?。”

弟子沉默,不敢应声。

余望陵转过身,走到茶几边上,端起那杯凉了的茶,仔细端详着茶汤的颜色,缓缓道:“他若是走,便罢,若是留下,迟早还要卷回到这戏台上来。这世上聪明人往往作茧自缚,你说可笑不可笑?”

弟子看他神色,不敢轻易答话,余望陵也不需要他回答什么。

他举杯将茶水一饮而尽,眼神淡淡的,吩咐下去:“通知李王府吧。”

两日后,金盏阁放出讣告,前任金盏阁阁主意外身亡,其弟余望陵暂替阁主之位。

谷雨已过,漓江开始下连绵不绝的雨。

第一章

初夏,漓江连成片的桃花开到了尾声,满街都是洒落的花瓣。

今年桃花遇到了连日的bào雨,始终没长成气势,只有一股花被雨水冲刷过的甜味在空气里弥漫着,chūn色只剩一分,碎了满漓江一地的残红。

街头巷尾的老人都在说,这是因为那金盏阁的阁主死了,老天爷可怜他。

金盏阁在漓江多年,虽然是个江湖门派,但与李王府结着姻亲,说起来也不是全然的江湖人。做这样门派的阁主,情理上,怎么也不应该说可怜。

可是老人们就爱这么说,茶余饭后,还往自家门口洒半杯酒,只当是敬他一杯。

不过这些也都没什么所谓了,毕竟人都死了。

唯一一件有所谓的事,大抵是他的丧事还迟迟没有办。

四季更迭虽不随人的意念左右,但人的丧事可以。

余沙醒过来的时候,鼻尖上正嗅到这么一星半点儿雨后桃花的香。隔着二楼紧闭着的窗户闯到屋子里来,和室内燃烧了一夜的熏香和酒气对抗,驱散了几分空气中的颓唐荒làng的味道。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