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铁衣+番外

作者:不道不道寒 阅读记录

题名:碎铁衣

作者:不道不道寒

文案

混球狗将军×钓系病美人

qiáng攻vs诱受,袁牧城×江时卿(吕羡风)

HE,剧情向

八年前一场腥风血雨将萦、柠两州卷入地狱,卫旭王遗子吕羡风自变故后落下重疾徘徊于炼狱;靖平王世子在战中双腿致残,其弟袁牧城自此远赴御州代兄征战。

八年后大黎朝局暗cháo汹涌,吕羡风更名换姓重归故土,既为辅佐也为复仇;袁牧城奉父命回到多年未归的阇城,意在肃清内患保全江山。

一个是因复仇而活的蛇蝎,一个是被忠义所困的恶犬。一场赌局的开端让两人相互试探,纠缠不分。

命途因故jiāo叠,最终二人在风波中互相取暖,于苦痛中成为彼此的救赎。

——

动dàng将至,长夜难明。

地下虽有千年骨,谁人无心封帝名。

试问何为辅佐臣?只道吾心归山岭,半纸功名逐水行。

宁俯身首不称王,此生不屑问输赢。

乱世忠王土,只愿认明君。

——

1.第一篇完结文,不入v

2.接受建议和有效批评,但不接受空口鉴抄,不接受无端引战等低素质言论,空口鉴抄者指路→后记

3.后记放在文末(主讲创作思路,涉及剧透)

4.本文架空,内容纯属虚构仅供娱乐,无具体朝代可考据

5.希望各位阅读愉快,若阅读不愉快,弃文请随意

====================

第一卷 江梅引

====================

第1章 冒犯

====================

戌时五刻,暮鼓起,守卫撤下兵器,准备将厚重的城门合起。

门缝还未闭合,恰留出一条小道,两匹骏马一前一后从中飞驰而过,卷起一阵风尘。守卫迷了眼,转头冲着马蹄声去的方向大喊:“站住——宵禁已到,什么人闯城!”

另一旁,一男子正踩着屋脊朝城门飞跃而去,见门闭上后立马调转了方向,一队人马奔着那屋脊上的身影追来。

见状,策马的两人收了缰绳,将马匹勒住。

身后守卫的脚步声渐近,袁牧城单手解了挂着的腰牌丢给身后的男子,说:“何啸,jiāo给你了。”

袁牧城未着铁甲却显狠戾,提起缰绳便朝前驱去。沙场上的血气依稀腾涌在一人一马之间,鞍下的马匹将来不及调转方向的禁军队伍冲散,独自开了条道往城中奔去。

何啸调转马头,朝着守卫举起腰牌:“我乃御州营暄和军副将何啸,翾飞将军受召回阇,何人有疑?”

——

宅院中,江时卿单手抚着杯沿,另一手持着的念珠轻磕石板,不见喜怒的双眸细细望着被磕响的石板,半晌不动。

夜光泄于霜袍之上,一派淡然清隽,却不料云瓦轻响,瞬时带起他眼底的肃杀。

手中茶盏不知何时被江时卿掷向了屋顶隐秘处,随着碎瓦瓷片落地的一声脆响,一阵刀风从耳畔扫过,江时卿垂首侧身,转而抬脚直踢对方的手肘。

尖刀掉落,黑衣男子肘部发麻,才回首,一只手掌扫面而过,男子后倾着身子避开,甩着发麻的右手去挡,却被一把擒住。

江时卿使力将男子手臂反向一旋,男子吃痛,左手却从腰间摸出锋刃。

刀锋露出,江时卿抿嘴浅笑,袖下方要现出寒光,却忽觉腰间一紧,竟被人往后掳了去。与此同时,将他掳去那人一脚猛踹向黑衣男子腹间,踹得那人霎时呕出一口血。

心觉不安,江时卿当即抬起手肘后击,却被身后那人用臂轻挡了回去,他随即旋身将腰挣出,袖下银针自旋起的衣摆间飞向黑衣男子头部,自眉心穿入。

男子倒地,江时卿这才看清来人的模样。

两人在月下对立而视,江时卿细看了那人,光影下,那男子身躯高挺,轮廓勾出的线条冷毅分明,眉眼兼着凌厉,却又能在露笑时释出些明媚。可在某一瞬间,外放的qiáng势和锐利带着杀伐果断的煞气,无形中从对面那人的眼中漫了出来,很快便又消失了。

“在下袁牧城,表字骁安,擅闯私宅,冒犯了。”袁牧城噙着笑开口,目光却不曾从江时卿身上挪开半分。

闻言,江时卿也笑,眼里却还残留着yīn狠。

此时江时卿衣衫凌乱,却意外地增了些勾人的意味,袁牧城只想到了少年时见过的曼陀罗,很美,却又邪又毒。

“主子!”絮果匆忙赶来,见到院中情形后警惕地肃起了脸。

见他将要拔刀,江时卿平静地理着衣衫问道:“什么事?”

絮果也便放松了些,说:“禁军在门外,说咱们宅内可能进了刑狱司的逃犯。”

江时卿看了一眼男尸,说:“人在这儿。”

上一篇:大懒瘫下一篇: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