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夫君琴瑟和鸣

作者:秋风外 阅读记录

《我同夫君琴瑟和鸣》作者:秋风外

简介:

李泠琅同江琮琴瑟和鸣,至少她自己这么觉得。

二人成婚几个月,虽不说如胶似漆,也算平淡温馨。她处处细致体贴,小意呵护,给足了作为新婚妻子该给的体面。

江琮虽身有沉疴、体虚孱弱,但生得颇为清俊,待她也温柔有礼。泠琅以为就能这么安逸地过着。

直到某个月黑风高夜,禁地之外——

她亲眼撞见,那个平日里走两三步喘五六下的新婚丈夫,穿着夜行衣,手里提着剑,剑尖淌着血。

他立于高墙,背对着月色回首,眼中是她从未见过的凛冽杀气。

泠琅轻捂胸口,娇弱呼唤:“夫君,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害怕……”

对面却温声道:“夫人不妨先藏好身后刀,再来说这些。”

泠琅惯用刀,刀是阿爹留给她的。阿爹曾是天下第一刀客,却死在了归隐后的第十三年。

为了调查真相,她潜入侯府,后来又yīn差阳错,同病弱世子成了表面夫妻。有了这层身份,再也不用成日飞檐来,走壁去,遮掩躲藏。

真相水落石出,泠琅收刀转身,正欲离去,不料被人死死拉住手腕。

江琮眼底沉沉,面上仍笑得温雅:

“同我缠斗七十六次,打伤我二十七次,轻薄我十五次,说喜欢我三次——”

他在她耳边咬牙:“夫人这就想走?”

史密斯夫妇梗

相杀相爱,一边打架一边xx的故事

两个都是演技派,女主白切疯,男主白切黑。

weibo:我亦羡秋风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泠琅 ┃ 配角:江琮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白天假装恩爱,晚上提刀互砍

立意:自qiáng不息,乐观向上

作品简评:来冲喜的世子夫人其实是个背负家仇的刀客,病弱的世子私底下是个夜探禁地的剑客。二人都认为对方柔弱不能自理,假象揭开时,会有什么样的火花?

古代版史密斯夫妇,文笔细腻,感情真挚,是刀光剑影,也是琴瑟和鸣。

第1章 碧云宫

三月,杨花落尽,chūn意阑珊。

西京城外翠屏山,碧波如涛,鸟鸣阵阵,一道古旧石梯蜿蜒而上,于葱茏山林之中时隐时现。

石梯尽头有古观一座,站在山脚仰首眺望,只能瞧得翠枝掩映中,露出的青灰色屋脊。古观名唤碧云宫,当朝女帝厌佛喜道,是以皇都内外多有道观修筑,却少见寺院。

碧云宫坐落在西京北郊翠屏山山顶,是历史最为久远的道观之一。山中风景秀美,更有溪流飞瀑点缀。观内供奉着东极青华大帝及八仙,平日出入的善士不乏富贵之流。

譬如今日,观内就来了个贵客。

身着素纱的女子跪坐于蒲团,双手拱着太极印,垂首敛目,乌发下露出的一截脖颈修长细白。

紫烟袅袅,绕缠过女子云一般散开的裙角,又缓缓飘向九色莲花宝座之上的太乙天尊像。

太乙救苦天尊,妙道真身,紫金瑞相,是掌管人间苦厄的神灵。身骑九头狮,手持杨柳洒琼浆,以救苦度亡。

殿堂内静寂悄然,除了祈福女子,便是门口把守等候的侍女。一时间,只有炉上紫烟在不紧不慢地飘,观外huáng雀长声短声地叫。

四下无人,侍女绿袖倚靠在殿门木柱旁,偷偷打了个呵欠。她揉了揉眼角泛出的泪,偏头望向神像前跪坐着的少夫人——

距进殿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这一个时辰里,绿袖不知暗中换了多少种姿势偷懒。而少夫人仍是恭敬垂首,虔诚念祷,双手置于额上,太极印做得细致端正,连肩背都未曾晃动过一分。

有此诚心,哪方仙尊会不动容?若是太乙天尊能感念,必然也是会闻声救苦的罢。

思及此,绿袖望向主人的视线中,又多了两分叹惋。

说实话,她有那么一点点——

心疼少夫人。

按理说,绿袖身为婢女,父母也是侯府中当差的下人,哪里轮得到她心疼这锦衣玉食的富贵主子。这种念头只敢在心里想想,若是说出来,能把同屋伙伴笑死。

但绿袖还是暗自为少夫人可惜。一个正值大好年纪的美丽女子,却嫁给了成日昏在榻上、宛若僵尸的郎君,这难道不是十分可怜可叹之事吗?

即使这郎君贵为侯府世子,但……

纵有泼天富贵命、龙章凤姿身,若是无福消受,又有什么用呢。

多年缠绵病榻,成日大门不迈,咳嗽犯病起来整片熹园都能听到,洗涤过布巾的血水一盆盆往外送,看得人心惊胆战。

绿袖见过世子几次,他jīng神头好的时候,也是十足的“行动好似风扶柳”,孱弱苍白,连只猫都能扑倒。这几年病得愈发重,几乎不会踏出熹园半步,府中人更难见其真容。

上一篇:金殿为欢下一篇:伺君欢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