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君欢+番外

作者:君幸酒 阅读记录

伺君欢

作者: 君幸酒

简介:

魏知壑被废了太子之位后,丞相府那个最卑微怯弱的庶女秦安,却穿着一身嫁衣来到他身边。

秦安拼尽全力,维护他那一点可怜的傲气。

无人肯为他治伤,她就自己学着煎药,烫了满手泡也不在乎。

饭食被他挑剔,她就绞尽脑汁做新花样,被嫌弃地倒了也无妨。

熬夜做香囊赚些碎银,也无非是想为他做身衣服。

她不在乎自己低入尘埃,只愿她心中的殿下,一直是初见时的霁月清风。

可直到那日,他拉拢势力,暗自屯兵,bī得皇帝重立他为太子。

喧闹的贺宴上,他却提着剑,硬生生挑断数十人的脚筋,踩着血走到了——

她嫡妹的面前。

“当初你退婚约,今日可曾后悔?”

瑟瑟发抖的众人不敢说话,却在心里感叹,原来他为的不过是丞相府嫡女。

忍着害怕的血腥味,秦安听到他的话,低头看看自己粗糙的双手,心如死灰。

尘埃里开不出他喜欢的娇花,他也不是那个温润少年郎。

新帝的登基大典上,太监宣读皇后的名字,“秦安”二字,惹得满场沸然。

更让人惊讶的是,久久不见人来,站在高台上有着铁腕手段的新帝,却头一次慌了神。

曾经的废太子府里,魏知壑学着当初她的样子,煎药煮汤,小心捧到她面前。

她却也反手扣翻了汤,当年的小白兔,如今字字诛心,“陛下做这副低贱的样子,是给谁看?”

食用指南:1、架空,男主不爱别人

2、可能会洒狗血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爱情战争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知壑;秦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娇软小美人治愈黑化废太子

立意:保持心中的真善美

第1章 、出嫁

崇惠二十三年,京城。

huáng历上宜嫁娶的日子,秦安对镜梳妆,于额间画上花钿。外面yīn云积攒,秋风萧瑟,她身着一袭鲜红嫁衣,裙摆拖地,迤逦成一朵盛放的凤凰花。鬓上的流苏发簪轻轻晃动,碰撞出的声音清脆好听。

今日,她要嫁人。娘亲去世前最后挂念的事情,她终于算是要完成了。手指轻抚着嫁衣上的刺绣,这是娘亲生前一针一线所绣,皆是对她的关爱。金线映she出浮华的光彩,秦安在心中想,不知娘亲知道她要嫁的人是谁后,还会不会开心。

笃笃。

传来了两道敲门声,秦安转头望去,只见贴身丫鬟青荷捧着一只描金龙凤呈祥攒盒。秦安微微一笑,道:“时辰到了?”

青荷不语,捧着攒盒过来蹲在她面前,才使得秦安看清她通红的眼眶。打开攒盒,露出里面简单的几式糖点,以及中间的四五个饺子。

只略扫了一眼,秦安心知肚明后厨不会愿意为她劳神费力,就这些定然还是青荷求来的。犹豫着看了看她,见她抿着唇,明显还有怨气,秦安也不再多言,只夹起饺子送入口中。“生的。”

“团圆jiāo子,新人双双对对,儿孙满堂!”青荷跪得笔直,朗声念完这一句吉祥话,声音还带着哭腔。这本该是新郎在迎娶之时,与新娘一起吃的。

放下筷子,秦安笑着摸摸她的脸,轻声道:“大喜的日子,你可不能哭。”

未曾想她这一安慰,倒尽数激起了青荷的委屈,她拉着秦安的手哭道:“小姐,这不该是你的婚事!我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脱下嫁衣,与夫人说不嫁了好不好?”

羽扇般的睫毛低垂,秦安面色平静温和,擦拭着她的泪水。“胡说什么。”

“小姐!”青荷忍着鼻酸唤她一声,带着无数的不甘与不解,“他已经是废太子了,之前与他有婚约的是嫡小姐,不是您!当日废太子的诏书突如其来,他一定是惹怒极了陛下,不会再有任何翻身的机会。旁人避他都避不得,你为何要上赶着主动嫁给他!”

视线颤了一下,秦安避开她的灼灼目光,抿唇不语。

“咳。”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道低咳,转头看去,原来是夫人傅氏。青荷自觉方才话语中,大有小姐是为嫡小姐挡祸的意思,纵然这所言非虚,此刻也不敢去看傅氏,忙擦泪低头站在一旁。

提着衣裙上前,秦安冲傅氏盈盈一拜,“见过母亲。”

秦安乃是通房所生,一直跟随她亲娘养在西北老家,直到两年前才来到京城。傅氏不待见她,两年来未有什么好脸色,下人们自然也跟着为难她们平日的生活。两年来,傅氏本以为会将她搓磨的不成样子,却不想她反倒越长越光彩夺目。

傅氏本以为她的婚事于自己定然是一道难题,尤其在太子魏知壑被废之后,自己嫡女与废太子的婚约更让她头疼不已。可谁也没料到,秦安会主动站出来说,她愿意代替嫡女嫁给废太子。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