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师尊每天担心我挂掉

作者:池镜 阅读记录

沙雕师尊每天担心我挂掉

作者: 池镜

简介:

浮华山上谪剑仙,不染纤尘独一人。

说的便是时绒的师尊,白亦。

但只有时绒知道,他其实就是个沙雕烦人jīng,整天说些不知所谓的话。

时绒十六岁生辰那夜,他醉得不省人事,一遍一遍地薅她的头发。

不是叹她长得快,而是哭她死得早。老泪横流:“绒崽你要是走了,可叫为师一个孤寡老人怎么活啊……”

活得好好的时绒:“???”

您有事?

……

白亦窥得天道,得知爱徒时绒竟然是个pào灰命,遇见主角配角团后八成概率活不过三分钟。且一生不羁能作死,什么致命偏要gān什么。

白亦整日里忧心忡忡,拉着不敢让她下山,神神叨叨地:“我给你一份名单,万一遇到上头的人,你一定要记得躲远些。师尊不在就怂一点,保命要紧,昂~”

时绒:“……”

时绒下山了。

不仅下山了,还单枪匹马去把龙傲天给挑了,名单上的人-1。

等她一身重伤,鲜血淋漓地回来的时候,瞧见愣在山门口的白亦,突然有了一丝惭愧:“是他先几次三番挑衅我的,我没忍住……”

白亦知道天命不可违,抹着眼泪给她上药:“实在不行,你下次去跟人决斗,带上我成吗?”

时绒被他哭麻了:“行吧……”

师尊是男主,沙雕小甜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但我头铁得一批~

立意:活着最重要

作品简评

时绒被算出是个pào灰命格,降智绿环头上顶,一生不羁凉得快。其剑仙师尊白亦劝不住她下山作死,泪眼婆娑地帮她安排好后事,肝肠寸断。然而时绒出山之后,脚踹龙傲天,手撕天道破命格,头铁作妖却始终安然无恙,最后腻腻歪歪地和师尊谈起小恋爱来~本故事沙雕轻松,文笔流畅而不失细腻。剧情跌宕起伏,甜宠苏慡,人设趣味而不刻板,闲暇时间值得一读。

第1章

晨光熹微,

黛青色的远山似乎还笼着一层浓重而寒凉的薄雾,迟迟化散不开。

尽管天色尚早,山峦之上却已穿梭着无数年轻的修士,或是停在安静的角落浮空冥想;或是捧着剑诀比比划划;又或与人结伴,相互切磋。

据传,这是因为十年一度的青云会就要召开了,各势力都要选拔年轻一代中的翘楚前往中州参加比试。获得成绩者,不仅个人登上青云榜,一战成名,还会给门派带来无数荣耀,影响深远。

各个门派都在着紧地筹备中,云隐仙府自然也不例外。

整片灵山充斥着极qiáng的奋斗氛围,青chūn且热血,斗志昂扬。

……

热闹是他们的,

时绒只觉得吵闹。

四面八方都是修行的弟子,很打扰她捡废铁。

此趟出门收益甚微,断剑都没能捡到两把。

时绒蹲在荒园子的废弃雕像前探头探脑时,忍不住叹了口气。

挫刀隐在袖下,愈发努力地擦出残影。

唰唰唰——

浮雕表面的墨金被磨成粉末,纷纷扬扬,落入她的袖中。

这么好的墨金,荒废在这里风chuī雨打的,多可惜。

蚊子肉也是肉,能搞一点是一点吧。

……

今日是时绒下山来替师尊取供给的日子。

千金阁今日当差的管事程西晓得她要来,早早的守在了门口。

见人按时到了,两步上前,极为恭敬配合地接过她手上的清单,赶忙派人下去准备药材。

末了,按照惯例奉上茶,同她搭话:“最近青云会选拔弟子的事儿乃是门中之重,不知清慈道君他老人家可有什么示下?”

时绒站在桌边,指尖扒拉着shòu铜制的灯架,视线不离其上。

闻言摇摇头,漫不经心:“没有,师尊他不操心这个。”

程西哽了下:“……”

花白的长须颤了几下,勉qiáng扯出一个笑来:“清慈道君避世修养多年,不理凡尘,我等不敢搅扰。只是,只是小师叔你今年满十六,正好符合青云会的入赛条件。我就是想提前问问,你是不是……”

时绒眼睛一亮:“我?”

她不动声色地搓了下拇指,犹豫道,“我去有点欺负人了吧?”

程西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时绒生得纤细娇小,头发细软偏huáng,看上去一副营养不良,弱不禁风模样。不像是金尊玉贵养在如今仙界第一人座下的宝贝弟子,倒像是哪条暗巷子里抱来的弃养野猫。

本来么,时绒的出身低微,只是个被遗弃在山林之中的孤女,十年前被云隐仙府好心抱养收留。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