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爹踹我下云端

我爹踹我下云端

作者:一枚铜钱

文案

战四海平八荒的战神有个独苗苗宝贝女儿,但却宛若咸鱼

自封神力不愿继承衣钵;算了算了,平淡是福

自bào自弃跑去当个小山神;算了算了,从基层做起

可女儿竟然和魔二代传出了绯闻;这可他丫的不能算了算了!

******

长风和她爹约定,等她在自己的山沟沟里种出一棵树时就回家

可在她专心搞绿化的时候,六界忽然传出她跟魔二代有染

看着气势汹汹赶来的老爹,长风觉得完了,这家怕是要回不去了

——头秃

******

长风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这条咸鱼会成为六界的大救星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长风、烬 ┃ 配角:一枚铜钱 ┃ 其它:一枚铜钱、1V1

一句话简介:我爹觉得我欠揍

立意:咸鱼翻身可以变食人鱼

第一章 种树

六界之战,硝烟弥漫。

战了十万年的六界早已生灵涂炭。

“走,风儿快走。”

小手握着的是母亲逐渐冰冷虚无的手,母亲已快要魂飞魄散。

长风的喉咙发紧,生涩得像有尖刀在刮,疼得厉害。

“母亲……母亲……”

神界从未败过的女战神再也支撑不住,用尽气力将女儿一推,厉声,“走!”

被母亲qiáng行送走的长风最后只见魔兵涌上,将她彻底淹没。

长风再也看不见母亲。

“娘——”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的长风躺在窗前小榻上,美丽的面庞苍白如纸。她呆了半晌,抹了抹额头,手背全是冷汗。

她又躺了回去,看着清冷的房间,总觉得玉石砌成的墙太过冰冷。

屋外灵鸟鸣叫,长风躺了半天,终于,她从榻上下来,迅速地收拾好包袱。

随后果断走了出去。

正在前厅喝茶的君天临看见女儿一脸雄赳赳气昂昂,全然不见之前yīn郁蘑菇之模样,诧异之余急忙问道,“风儿你要去何处?”

长风淡定停步,“出个远门,小住几日。”

“啪。”

君天临一挥手,屋门院门大门前门通通关上了,长风甚至还听见了院外护卫齐刷刷堵门的脚步声。

君天临又和颜悦色问,“你要去哪里?”

“……”吃人不吐骨头。长风吐槽完自家老爹,正色说道,“北单山的小神仙不在其位多年,我跟山神仙君申请了赴任请求,他已十分愉快地答应我了。”

君天临板着脸说,“分明是他拒绝了你,你便日日拿着把破琴坐他家门口弹唱,吵得他日夜不得安宁梦魇连连,他才松口答应的。”

长风讶异,“这家伙竟然满嘴胡话。”

君天临的脸又黑了两分,“长风,你是我战神之女,如今弃了神界而去,甘愿做一个小小山神,如何修炼,如何成器?如何继承你母亲与我的衣钵?”

“我不愿意。”听见他提及母亲,长风倒是更加平静了,“三万年前,母亲让我快走,可见她不愿让我步她后尘。而且爹爹,即便日后六界再战,我也不会参战。”

让我安静地做一条咸鱼吧,哪怕是淹死在海里,我也不会去奔赴那样可怕的战场。

与其战死,不如当场咸鱼去世。

这不快乐吗?横竖她死了感觉不到痛苦,她并不想成为什么有大胸襟的人。

君天临看着决然的女儿,长叹一口气,“那你何时才回来?”

长风想了想,她也不知道。

她抬头看向院子,那里栽种了许多母亲喜欢的花,还有一棵硕大的桃子树。

果子终年熟而不落,散发着诱人的水果甜香味,飘满院子。

长风知道了。

“等我在北单山上种出一棵树的时候。”

君天临一口就说,“那你定不会好好种树。”

不带这么当面揭穿的。她肃色,“瞎说。”

君天临一想,“若你七十年还种不出一棵树,那无论如何,爹爹都要将你抓回来。”

长风“哦”了声,一想又觉得滑稽,“我一个天赋超然的神仙,还要花费七十年的功夫种一棵树?”

君天临盯了女儿半晌,终于吐字,“那可是北单山。”

&&&&

下界中,有许多奇异山峦,或产玉石,或生奇shòu,再不济的,好歹也能长些吃人的花花草草来。

偏那北单山,最是奇葩,最最不济。

它不产玉石,只有满山石头;不生奇shòu,甚至连shòu类都不愿驻足片刻。

那总该长点花草树木吧?

不,它偏不。

它只产一种东西——韭菜。

长风来到北单山的第一年就知道为什么那小神仙多年不归了,这破地方,还怕别人偷盗?偷什么?韭菜?

上一篇:莳花令下一篇: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一枚铜钱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