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她不太想殉葬

作者:顺匀 阅读记录

贵妃她不太想殉葬

作者:顺匀

文案

秋仪十七岁被召进宫中冲喜,

早早预备着给老皇帝殉葬。

——必死的局,如何破解?

【自古宫中女子保命三部曲:母家qiáng势,膝下有子,和下一任皇帝有一腿。】

从此,贵妃在宫中出计策、送资源,生生把自己的母家从满府清官养成了盘踞朝堂的世家。

随手捡了个没人要的孩子,那小孩野性难驯,一双漆黑的眸子常盯着她,“若我长大了,定要娶一个像秋娘娘一般貌美的女子。”

秋仪瞥他一眼,轻飘飘回道,“那你得当上皇帝才行。”

小孩咧嘴一笑,“一言为定。”

新帝登基两年,永宁宫多了位身份不详的女人。

“娘娘可还记得当年的约定。”秋仪被昔日瘦弱的孩子束缚在怀中。

“忘了。”她神色淡淡地开口。

新帝捏了捏她腕间垂落的锁链,凑近她耳畔,“娘娘谎话说多了,自然记性不好。”

[倾国倾城的心计贵妃x前期小白兔后期黑化过头还需要追妻火葬场的新帝]

内容标签:qiángqiáng宫廷侯爵情有独钟女qiáng

搜索关键字:主角:秋仪┃配角:齐坞生┃其它:死遁,追妻火葬场

一句话简介:貌美心计贵妃x黑化追妻帝王

立意:自立自qiáng,谋取幸福

第1章

“哭丧个脸做什么,不是去当贵妃么?”

月色清冷,凉凉洒洒透入绘着海棠chūn晚的纱质屏风,卷起地面上如云雾飘渺四处易散的梨味沉香,波光粼粼。

清甜的味道不同于礼佛之人所用的檀香那样厚重,沾染在衣摆上随风而动散出淡淡的闲适。

开口的女子容貌明净清澈,优越的下颌划出恰到好处的距离感,一双明眸璀璨若星河鹭起,眉宇间淡淡的烦绪也平添了许多让人心颤的脆弱易碎。

可美人不可貌相,她一开口就粉碎了那不染世俗的仙人之姿:“那可是皇帝的妾诶,有钱拿的好不好!到时候chuīchuī枕边风什么的你不就加官晋爵了吗老头!”

屋内其他两人却毫无波澜,都对这样的场面并不意外,好像早已习惯了秋仪顶着一张倾国倾城的容貌去说些连贩夫走卒都羞于出口的言论。

他们只是沉默着,神色无比凝重。

秋家男子世代入朝为官,以“清廉慎独”为家训。几代人兢兢业业,直到秋父三年前兴修水利有功,才晋了个通政司参议的正五品文职。在遍地高门的京中连新贵都算不得,难怪叫人如此欺负——

“是为父对不住你…”秋大人年过不惑,自以为在朝堂奉献了半生,却没想到自己亡妻留下的唯一一个女儿要承受这样的磨难。

皇帝已过古稀之年,哪里还能再娶。

说是选妃,不过是选了一个家世背景清白,母家却没有势力不能反抗的女子进宫冲喜。

若是皇帝一旦没能挺过去,等待这个女子的就是一个慷慨的二选一。

毒酒,还是白绫?

秋父早年为了考取功名,在私塾吃了不少的苦头,全靠妻子操持家事料理一切。他心中感念,走上仕途后包揽了家中的大小事宜,让夫人安心修养。

在秋仪母亲走后,他也从未纳妾续弦,对夫人留下的一儿一女视若珍宝。

秋翰在不日前中了探花,一向是严父的秋大人虽然口头上没有什么表示,但是于深夜喝的酩酊大醉,哭着跑到城郊夫人的沉睡之地磕了几个响头。

念叨着,“这么多年终于教养他们成人,不辜负你的心血”。

可是这还没出三五个月,一纸明huáng的诏书就把他们唯一的小女儿召进了宫,给一个年纪能做她祖父的人当小妾。

秋大人如何不怒,如何不怨?

都说长兄如父,秋翰一定是那个最为宠溺女儿的父亲。

他此刻已经被怒火冲昏了理智:“这官我不做也罢,此刻距离天亮还有三个时辰,我将皇上赐予我的印挂在门前,我们一家出城去!”

“出城?”美人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笑的前仰后合,“我们能跑几天?三天,十天,半个月。被抓到了之后会怎样?你死,我死,老头子也会死。”

秋翰默默后退几步,痛苦地捂住脸。他何尝不知妹妹说的是对的,可是就此从命,他又怎能甘心?

秋大人站在不远处的桌旁,眼中已经有了泪水。

秋仪深吸一口气:“好啦,既然没有办法抗旨,你们就每天烧香拜佛祈祷圣上多活几日,毕竟如今我也算和如此尊贵之人性命相连了。”她昨日才得到消息,今日就要在此安慰父兄。

秋家的两个男人还想嘱咐些什么,宫里的教引嬷嬷已经等不及了,在门外轻轻催促。

上一篇:公主惑心下一篇:媚骨生香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