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道侣只是欲迎还拒+番外

作者:鹿阿玄 阅读记录

题名:我道侣只是欲迎还拒

作者:鹿阿玄

简介:

夏歧灵根被毁,体弱多病,却有着一位很好的道侣。

他的道侣清宴是修仙第一门派的首徒,冷肃端雅,通天彻地,剑下凶妄尽伏。

对方将他当做易碎珍宝保护起来,也是他生命里最明亮的一束光。

然而合籍前夕,他遇难失踪。

天下认为他高攀的人无不抚掌称快,又指责他薄情寡义,玩弄感情。

那场魔患中,夏歧唯一的亲人牺牲,他身中剧毒失去七情六欲,还成了非生非死的怪物……只能无数次推开光风霁月的道侣。

机缘巧合下,他成为一名令魔物与修士都畏惧的猎魔人,誓要屠尽魔物。

然而报仇遇难,清宴赶来以命相护,与他一起坠落深渊,身陨道消。

夏歧重生,只想弥补两人之间的缺憾。

清宴却忘了两人的所有过往,昔日以命相护的道侣如同陌生人,眸光疏冷,不喜靠近。

他偏生要qiáng扭了这瓜——敌前剑光狠厉,道侣前软言撩拨。

纵使两人身份天差地别,也险境作陪,仗剑相随,一同为人间争回生机。

谁知他才开始撩拨,他的道侣便主动更甚从前,令他腿软得难以招架,又委屈地觉得欺负人。

婚后感情来得猛烈,夏歧才知道,对方曾因他的刻意疏远而几欲疯魔……也爱他一如往昔。

*

清宴见有位猎魔人徒步千里找来,浑身血迹斑驳,拉紧他的手,说是他的道侣。

荒谬。

他独行百年,以天地万物为伴,无人敢把他当做能惦记的白月光,更逞论会有道侣。

直到再次心动与被遗忘的深情重叠,直到血海深仇令他站在天下人的对面,险先跌落歧途深渊——

他才知道,昔日被他妥帖护在身后的人,早已走过荆棘遍野,只为能与他并肩仗剑,回护他一生周全。

阅读指南:

①剧情从受重生开始。

②感情线甜甜哒,婚前动心,婚后更加恩爱,双向救赎。

③双重生。临近故事结尾攻才知道自己是重生,相关剧情不多。

端方清冷·出尘而入世·见缝开车攻x又凶又皮·外骚内羞受

内容标签:qiángqiáng,情有独钟,仙侠修真,重生,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歧,清宴┃配角:岁岁┃其它:

一句话简介:婚后qiáng制爱翻车实录。

立意:自立自qiáng,热爱生活。

第一卷 :花月引

第1章 逐星回

夏歧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

他面上的肃杀之色纹丝不动,握剑的手紧了几分。

死而复生的惊悸与重伤疲乏一重重袭来,逐渐带走他所剩不多的神志。

呼吸之间,肺腑的灼痛已经变得尖锐。

此处是陵州边界,他正矗立在破败村庄的屋舍间,如同一道鬼魅黑影。

午夜雾气稀薄,月华落在他手中的那柄剑上,化为雪亮冷凝的光缓慢流过剑身。

细看那柄剑,说平凡朴实都算抬举,剑身早已崩了一个豁口,像无端缺了牙,看着是寒碜了些,但缺口没有截断剑身上繁复蜿蜒的符文,还能用。

怪不讲究的。

就算剑身呈常年饮血的沉黑,剑锋锋利如雪……也实在不是什么宝剑珍品。

如今这柄剑下,正稳稳压着一名跪倒在地的邪修,锋利剑光bī在侧颈突起的血管边。

再进一寸,回天无术。

邪修喉咙间发出“嗬嗬”残喘,如濒死的毒物,在伺机寻找咬断敌人喉咙的机会。那目光凶狠渴血,望向这几天来,如鹰隼般紧追其后的人。

那人一袭黑斗篷笼罩全身,气息藏得不露分毫,仿佛行走晦暗夜色间的魑魅。然而黑色兜帽下的面容十分年轻,那眉眼生得清俊温和,像是书香世家中不谙世事的小少爷,不该出现在这样的场景。

对方偏偏裹一身浓稠夜色,冰冷的月光沾染不上黑斗篷,却在他面上留下惨白霜色,映衬着斑驳血痕,眉目染上了冷锐无情的锋利。

整个人如抵在喉咙上的利刃,又似月光下的行刑者,令人肝胆生寒,分毫不敢妄动。

夏歧的余光掠过脚下地面,剑气划痕横陈,破坏了一个即将完成的禁忌法阵。

法阵里的魔气走漏,早已失效。

上一世,他追杀这名邪修翻山越岭,到了陵州地界。

邪修像是穷途末路的困shòu,被bī急了,在不远处的村庄画下禁忌法阵,法阵以村里所有活人为祭,招来了游dàng在附近的魔妖shòu,势与夏歧玉石俱焚。

不知道邪修从哪本yīn损典籍上抄的法阵,竟然还套了空间崩塌符文,能让踏进其中的人如坠悬崖,跌入无底虚空。

夏歧也战到qiáng弩之末,不慎被诱入阵中,脚下一空,阵中敞开的空间如野shòu的巨口,贪婪地等待落入腹中的猎物。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