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疯子堆里装病美人神棍之后[穿书]+番外

作者:张参差 阅读记录

题名:在疯子堆里装病美人神棍之后[穿书]

作者:张参差

简介:

闷骚将军攻X戏jīng心理学者受

【字不大但行稀的文案】

心理咨询师洛银河穿书了,穿成建策上将军的幕僚。

书里写,他为帮将军斗权相,被相党攀诬与将军断袖。将军力证二人青白,他终还是郁愤自戕。

洛银河想:郁愤自戕是他认知偏差,我有专业加持,懂科学,长命百岁。

谁知……

进书便是生死局,为保性命,他只得以心理学技能伪装通神,却打乱了将军对抗权相的计划……

此后,权相反扑,挑唆各路牛鬼蛇神来找他麻烦,jīng分、躁郁、异食癖……

洛银河科学保命,读心、解梦、预知未来……

通神之能,誉满朝野,游刃于权相的算计,与将军同舟共济。

家丁:洛先生行事越发跳脱,从前好歹还跟您jiāo代一声呢。

李羡尘:由他放手去做,万事有我。

直到年关大宴上有人攀诬他与将军断袖。

洛银河:哼,都是千年的狐狸,跟我演聊斋?

他一个栽歪,口吐鲜血,滚倒在雪地里。

众人反应不及,将军却冲入寒风将他护在怀里。

不仅没有辩白,情切之意,更有目共睹。

只听将军道:微臣愿以将军府为聘,迎洛先生入府!

洛银河:怎么不按剧情来……

李羡尘:你说喜欢我的。

洛银河:……这是什么天大的误会?

一翻一瞪眼儿,洛银河悟了——原主自戕,并非因为被污断袖,而是将军力证清白,要与他撇清关系。

我的天呐……

洛银河:我觉得我还可以挣扎一下。

李羡尘:躺平吧你。

【说明】

1V1,双洁,HE,将军是攻,不逆CP。

背景架空,专业技能有夸张,病症勿当真。

微年下,病美人文学,越发狗血。

内容标签:qiángqiáng,甜文,穿书,朝堂之上,古代历史,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银河,李羡尘┃配角:最大CP粉头皇上,一心搞事业的神助攻反派┃其它:

一句话简介:耍心眼我来,动手你上。

立意:懂科学,逆流而上。该刚则刚,适度认怂。

第1章 怎么不按剧情来?

天空飘着细雨,让本就yīn晦的气氛更加沉冗了。

立冬时节,生祭河神。

皇上的仪仗临着天涛河,百官随行。从阵仗就能瞧出来,圣上对这场祭祀极为重视。

他是风雨飘摇的大显朝战火平息后的第一任君主。君主之位来之不易,外患刚平,兄弟之间夺嫡之乱又起……

登基之路不顺遂的皇帝,就总是将神迹、祭礼看得尤为重要,为的是史册之上,让自己显得名正言顺。

显朝献祭河神的传统历来已久,三年一大祭。

凡经大祭,都是活人祭礼,祭献给河神的,是官家未出阁的庶女。

今年轮到吏部尚书的小女儿。

年方二八的花样年纪,她穿着大红的嫁衣,沉沉的睡在花舟上。花舟的底子极薄,河水浸些时候,便会透底渗水。

姑娘已经被灌下了安神助眠的药,将会在梦里完结自己短暂的一生,当然,前提是药量够足,当冰冷的河水,灌入她肺里的时候,她不会醒来。

尚书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花舟里的姑娘,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所以所有人都觉得他在故作镇定。

当真有人觉得血亲骨肉被生祭,是家族的荣耀吗?

荣耀是虚无缥缈的,失去才是彻骨的痛。

祭司还在吟唱着远古时流传的礼歌。礼歌不知传自什么年代,充斥着古老腐朽的气息,被年迈的祭司唱出来,总让人觉得有种yīn森的气息,仿佛歌谣唱毕,通往幽冥的大门就会打开。

但在场的君臣都面带敬意的看向她,无论他们心里作何思量,面儿上总归要摆出一副虔诚的神色。

人群中,只有洛银河一人眼神看向天涛河的河面,在目光整齐的人群中显得极为突兀。

身边的寮友见他目光有异,偷偷扯了一下他的袍袖,以示警醒。

洛银河似是出神久了,被那人一拽,惊得一个激灵。

他心神震动:我是谁?我在哪?我刚刚明明还坐在办公室里!

眼前的场景,是他近期读的一本小说里的内容。

洛银河本是个心理咨询师,小说的作者是他新接触的咨客——一个网文作者。因为新作中反派当道,被网友骂出天际。洛银河出于职业需要,通读了他的小说。

作者的小说中,有个角色与自己同名,可境遇,当真一言难尽……

难不成,是传说中的穿书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