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的鸟+番外

作者:南木子鱼 阅读记录

《向日葵的鸟》作者:南木子鱼

文案

五年前陆修远替齐溪拉开了那厚重的窗帘,把他从黑漆漆的屋子里救了出来。

五年后齐溪帮陆修远穿上了那双舞鞋,重新把他推到了舞台中央。

也许暗恋就是这样,突如其来的紧张,莫名其妙的心慌,他们所有心脏跳动的频率,都被自己喜欢的人牢牢控制着。然后怀揣着那份藏在心里的喜欢,一点点靠近,像是信徒缓缓走近属于自己的神明,无比虔诚。

齐溪说:“我要违背天性和世俗去爱你。”

可是陆修远不信。

忠犬阳光攻×自卑敏感美人受

齐溪攻x陆修远受

1作者对美术和舞蹈一窍不通,但是已经查阅过资料。若是专业上出现问题轻点喷。

2 年上 he

3 互相暗恋

4 受不会一直残疾!!!

5穿插回忆

6文中出现的一切比赛都是架空的,现实不存在!

7双视角。

第1章

有一种鸟生于高山之上,长于悬崖之边,它们生来就是翱翔在高空,同朝阳云层相伴。

可是有一天,巢xué里出现了一只格格不入的鸟,它不会飞。那只鸟生来就知道自己得与众不同。绝望、自卑、难过、无助所有的不好的情绪它都一一尝到了。它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一个个羽翼丰满,一个个远离了小小的巢xué,看着他们飞翔在风中。

它想:我为什么是一只鸟?

直到有一天,它起了个大早,刚吃完母亲送来的食物,太阳还未升起,云层还未染红。它坐在小小的巢xué里,看着母亲俯冲而下,翅膀摆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它看呆了,它望着满是云层的悬崖,看着还未白日的天。突然,一个恐怖的想法冒了出来。那只鸟努力地抚平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兴奋地都在发抖。

我本就是鸟,如果到死未感受过飞翔,那何必来走这一遭。它这般想的,也是这般做的,它动了动自己的脚,紧紧贴着粗糙的巢xué,它仰天长鸣一声,落下去的那一刻,旭日东升,云层攀上了光,光破开云,有了形状,它第一感受到了疾风,第一次感受到了云朵的味道,第一次感受到了飞速的快感,它在落地的那瞬间,没有感到疼痛,云层抱住了它,它极其缓慢地仰了仰头,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长出了翅膀。

你好,我是一只不会飞的鸟

齐溪的笔在最后一个字上画上了一个圆圆的句号,他小心翼翼地把这张贺卡塞进一个黑色的盒子里,捏了捏自己酸疼的手指,外面的chūn风chuī开了其中一扇窗,掀开了纱帘,带着淡淡的树叶味chuī乱了他放在桌子上的画纸,一下子那些画纸飞扬起来,像是飘扬在空着的羽毛,纷纷落在各个角落,落在被窗割断的光上,齐溪站起身子,把画纸一张张捡起来。

画纸上重复的画着一个人,只是姿势不同,地点不同,奇怪的是,有些画得很好,有些画得很难看,有些画得一般般。唯独配色上从始至终都是好看的。

齐溪整理好画纸,仔仔细细地把那叠白纸按照顺序放在一个木盒里,他眼神落在画纸上的那个人时,一下子变得无限温柔,眼尾变成一个弯弯的角度,一看就是在笑。他盖上木盒,看向窗外,他的窗前有一棵巨大的树,此时此刻已经茂盛,有深有浅,攀在枝头,有鸟儿在这里筑了巢,它们困倦的缩在一起,靠着彼此,他一看到鸟就想到了陆修远…

陆修远……

陆修远……

思绪不知不觉倒转,停在落满雪的那天……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他,见到了他喜欢了整整五年的陆修远。

打听到陆修远的住所时,他有忐忑,有兴奋,有激动,有期许,有害怕,他觉得自己像极了一个变态,一个痴汉。他不满足于只在网络上和陆修远谈天说地。

他站在门前伸出手指,却始终不敢按下门铃……他突然记起,自己是怎么认出他的。

*

所有一切的改变始于去年他画的那幅《钢琴家的手》。刚开始陆修远来问他这幅画的价格时,他没有认出来他,因为齐溪不可能把陆修远和钢琴联系在一起,当然这幅画齐溪也没有卖给他。

而陆修远总是隔三差五地来问一问,永远都是那几个字。这幅画现在卖吗?也正是因为这幅画,齐溪慢慢注意到了这个每次他一发表作品,就第一时间给他点赞转发的人。

直到有一次,齐溪破天荒的点开了他的微博。微博很gān净,列表关注里只关注了他一个人,所有的微博内容都是齐溪的画。他一直划到了底,才停下。在这最后一栏中静静地躺着一张汉服的照片,它被挂在了一个衣架上,孤零零地放在白墙上,没有任何配字。但是就是因为这件衣服,齐溪认出了他。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