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后影帝说他喜欢我

作者:蒹葭是草 阅读记录

题名:破产后影帝说他喜欢我

作者:蒹葭是草

文案:

在遇到陆骏之前,林天赐的人生làng到起飞,考最高的分,开最快的车,泡最靓的妞。

直到陪朋友艺考,在芸芸众生中惊鸿一瞥,他看见了陆骏。

于是放弃清北哈佛,林天赐以双料第一的高分考入戏剧学院,开始装乖卖惨,撒娇卖萌,无所不用其极地攻略陆骏。

谁知一下就追了七年。

在林天赐氪金追陆骏的第七年,陆骏拿到了人生中第三个影帝,而林家破产了。兜比脸gān净的林天赐决定放过陆骏,也放过自己,重新振作起来。

可是,那个沉默寡言的陆骏,却在漫天大雨里撑起一把伞,温柔地揽过他肩膀:“别怕,还有我。”

林天赐这才知道,陆骏就是上天赐予他最好的礼物,而陆骏却说:“你才是最好的礼物。”

——余生漫长,让我们做彼此最好的礼物。

又làng又A妖孽受×又冷又傲疯批攻

高亮排雷:娱乐圈沙雕文,无原型,无逻辑,无脑宠!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豪门世家 娱乐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天赐;陆骏 ┃ 配角:娱乐圈各路神仙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

立意:làng子回头金不换!

第1章 分手趴

二月十四日,从早晨开始下雪,纷纷扬扬,硬生生给情人节弄出了点凄凉感。

帝都某高档会所,林天赐烂泥似的陷在真皮沙发里,眼前烟雾缭绕,头顶的镭she灯发出刺目qiáng光照出烟雾里红男绿女嬉闹的影子,让他有点恍惚。

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等梦醒了,家里没有破产,房子车子票子都还在,父亲声如洪钟地训斥他不务正业,并没有出车祸,并没有变成植物人躺在疗养院。

他还可以呼朋唤友,每天只关注陆骏的行程,满世界堵他。

想起陆骏,林天赐一阵心慌,赶紧从兜里摸出手机,屏幕亮起,冒着粉红泡泡的情人节开屏映入眼帘。

每年情人节,帝都所有大厦的户外广告牌都将同步滚动播放陆骏在各大杂志的封面照,一整天。

若陆骏人在帝都,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接收到这份浓浓的爱意。

若不在,也一定能感受到这份爱意带来的轰动。

爱一个人,倾一座城。

今天是不是也一样呢?

林天赐手撑沙发摇摇晃晃站起来要往外走,就听身后有人喊他:“哎哎哎!天赐,gān嘛去?”

是于文的声音,之后一阵鬼吼,中间夹杂着几句找不着调的歌词。

“再见了,最爱的人啊,最爱的人啊,你是我所有的快乐和悲伤的源泉啊。再见了,最爱的人啊,最爱的人啊,你是我静静离去的一扇门啊。”

“……特么丧气。”被she灯球晃到头晕,林天赐踩着棉花,朝于文回吼:“你们唱吧!甭管我!我出去看看对面的广告牌亮了没有!”

嘈杂的包厢瞬间安静下来。

“怎么了?”林天赐回头问。

“没怎么!没怎么!”于文跑过来搂住林天赐的肩膀,把他重新按回沙发。

他扫了一眼茶几上乱七八糟的空酒瓶,朝屋里人摆摆手:“没事儿,醉了!你们接着唱,接着唱,谁也不许停啊!”

包厢里再次热闹起来,就是点的歌一个比一个丧。

终于在“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为爱结束天长地久……让真爱带我走,说分手。”中林天赐才清醒过来。这一切都不是梦,今天是于家兄弟特意为他办的分手趴。

林家破产了,还完贷款和欠债,他兜比脸gān净,父亲自从出了车祸至今未醒静静地躺在疗养院。

而这个月的护理费还没着落。

该想办法赚钱的,他没时间在这儿像个傻.bī似的缅怀陆骏。

追星七年,从来都是你我本无缘全靠我砸钱,现在钱也没了,可能真的没缘分吧。

“喝多了,有点懵。”林天赐尴尬道。

他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点了根儿烟提神:“我现在需要钱,得先把老爷子的护理费糊弄过去了。”

于文拿起啤酒瓶灌下一口,看向林天赐:“这个不用你操心。”

护理费他早jiāo了,等这位少爷缓过来,恐怕人都要凉了。

“我有手有脚,不能总用你们的钱。”林天赐拧眉吐出一个烟圈,“这样吧,帮我联系个剧组,只要能赚钱,我什么都演。”

“真的什么都演?”旁边有个面生的瘦长男人凑过来,苍白的一张脸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很扎眼。

那人十分不礼貌地从下到上打量起林天赐。

腿长腰细屁股翘,白色卫衣的袖子随意挽起来,露出里面一截白嫩细瘦的小臂,喉结锋利,那张脸……仿佛被上帝亲吻过。时下最流行的狭长狗狗眼,配上发稍微卷的黑色短发,让二十五岁的林天赐看起来像个刚走进校门的大学生。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