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完神医我揣崽跑路了+番外(2)

作者:冬悠 阅读记录

不管此人到底为什么没有直接取他性命,燕穆宁都不想坐以待毙。

思及此处,燕穆宁猛得用力,挣扎着一个后翻落了地。

“嘶——”

这动作牵动了燕穆宁身上的伤,疼得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心中小声的骂骂咧咧,他堂堂安亲王殿下,从小养尊处优的被捧在手心上长大,什么时候受过如此重的伤啊。

这帮王八蛋刺客……

疼归疼,本能的求生欲却在此刻冲至了顶峰。

燕穆宁qiáng撑着一口气,忍着痛站起身,纤瘦的背脊绷得紧紧的,手中攥着短刃,眼神凶狠的瞪着眼前的人。

可眼前这人,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似乎不论刀尖抵颈,还是突然的挣扎都无法让他有一丝惊讶。

燕穆宁皱眉,这人不简单。

暗暗积攒些许力气后,燕穆宁突然蓄力bào起,瘦小的身型像一只小豹子一样扑了上去,短刃毫不留情的直bī眼前人。

这人似是没有料到已经重伤至此的燕穆宁竟然还能有力气打架,短刃带着刀风袭来时,他敏捷的侧身,也仅是堪堪躲过了刀尖,却仍是被划破了衣袖。

几招过后,燕穆宁的动作变得越来越迟缓。

但同时,他好像也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人……好像并没有功夫?

至少应该是打不过自己的,因他一直都只是láng狈的躲避着自己的短刃。

那这人应该就不是来杀自己的?

不对,既然没有功夫,那他又是如何将自己从刺客手上救下来的?

摇摇晃晃的停下,燕穆宁暂时压下了准备继续扑上去的动作,手上攥着的短刃却丝毫不敢放松。

这人,好奇怪。

燕穆宁眯了眯眼睛,勉qiáng将眼前人看清了一些。

他身量很高,虽看不清五官,但轮廓似乎是个美人。

美人一头黑发并未束冠,仅用一根月白色缎带随意的在脑后扎起一半。

黛色,广袖,长袍……

燕穆宁一愣,谁出来打架还穿得这么拖沓?

虽然穿着也是暗色,可这打扮……

方便薅头发拽衣服么?

那些刺客个个都是箭袖短打夜行服,他们恐怕并不是一拨。

只是,不管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燕穆宁都不打算跟他一道走。

他现在谁都不能相信,只期盼着自己尽快脱身,能撑到近卫寻来。

“多谢。”

燕穆宁轻声开口,“我还有同伴要寻,就不麻烦你了。”

这话虽说的客气,眼神中却带着十足的戒备。

云江离淡淡的看着眼前连站都站不稳的人,明知他说寻人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却还是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去。

人反正救下来了。

人家自己都不愿意,云江离也没有qiáng行做善人的想法。

更何况还是个一睁眼,就往自己脖子上架刀的人。

架完刀子也就罢了,还跟自己动手。

云江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少年明明伤的连站稳都难,脸上满是脏兮兮的血污,看不清原本的容貌,一双眼睛却明亮又倔qiáng。

红着眼眶故作凶狠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濒死的小shòu,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充满戒备和攻击性。

手上始终死死的攥着那把短刃,颤颤巍巍的样子,估计云江离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推,人就能倒下了。

云江离不欲多做停留,微微颔首后便迈步离开。

“噗通——”

云江离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闷响,似是重物落地。

他犹豫了一瞬,还是没忍住回过头去看。

云江离:刚才还在跟自己逞凶斗狠的小豹子,已经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云江离站在原地,一贯清冷没什么表情的面容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无奈。

·

其实救下这个少年,也是个意外。

云江离路过树林时,敏锐的听到有打斗声,才寻着声音而去。

在树林尽头,看见几名黑衣刺客在围追一个少年,招招式式都冲着要害,明显是不打算让人活着走出这片林子。

原本云江离还在迟疑的观望,便眼见着那少年一步踏空,滚落山崖。

而刺客们却依旧不肯放过,紧随其后追了下去。

云江离看到这情形,便知这拨人定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死士了,若换做是普通的刺客或是劫匪不可能会如此不依不饶。

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飞身跃起,一把软剑随着他的动作,带着寒意明晃晃的向前刺了出去。

刺客显然是没能料到这地方竟然还能遇到多管闲事的人,毫无防备的被云江离从背后直接伤了两人。

云江离gān净利索的解决掉几个刺客后,再次恢复了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仿佛刚才那个出手凌厉狠决的人不是他一样。

上一篇:将军他总是不爱我下一篇:冬雪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