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雀+番外

作者:遥舟无据 阅读记录

娇雀

作者:遥舟无据

简介:

排雷:每次写到文章结束总是忍不住安排一些疯批剧情,不能接受的点叉

一朝为雀鸟,终生葬笼冢。

但幸好上天总算待她不薄。

男主男二hzc

离家不过数日,等桓大冢宰再回到府上时将魏国翻了个底朝天都未能找到自己养在笼冢之中的那只娇雀。

直到有一日,他在宫宴上亲眼看见她对着别的男人弹奏《凤求凰》,桓槊直气得牙根痒痒,于是趁四下无人时将她钳制于怀内,扣着她的下巴问:“你把我们的孩子怎么了?”

那娇雀却是冷淡一笑,回道:“大人,您认错人了。”

起初,是桓槊对她百般折rǔ,以至于静影曾多次生出自裁的念头。

后来,她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尤其是,罪魁祸首还风风光光地活着,那么她凭什么要灰溜溜地去死。

内容标签:爱情战争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朝为雀鸟,终生葬笼冢。

立意:爱情是平等的,一段成功的感情一定是建立在互相理解基础上的

第1章 荣rǔ

这一年统共发生了三件大事。

第一桩,南北对峙的局势被打破了,南陈王都颍川被北魏的铁骑践踏,不过数夕之间,这个曾经雄霸一时的王朝便灰飞烟灭。

第二桩,北魏苦于恶劣天气久矣,一攻下南陈便立刻做出了迁都颍川的决定。

第三桩,把持着北魏大半江山的左相左云山,殁了。

静影在路上扫雪——大人下朝回到书房时,每每都要从那条小路上走过,因此管家特吩咐了静影要保持路面的平整、gān净。

静影看着扫帚上沾染的积雪,不由产生了一个颇为恶毒的念头,雪再下得大一些,大人再走得快一些,最好摔死在这条小路上,或者摔个半身不遂也好。

“静姑娘,大冢宰唤你去书斋。”

扫帚没来由的抽弹了一下,传话的侍女冲静影顿了顿首,又道:“这里的活计jiāo给我便好。”说罢接过静影手中的扫帚,无意间抬头看见面前人一张发白的脸,不知是冻的还是怎的,侍女匆匆低下头去,认真做起了自己的活计。

虽是大雪天,书斋里的地龙却烧得旺旺的。桓槊虽是北人,常年征战沙场皮糙肉厚,但论起享受却一点也不比从前的南人差,因他嫌弃冬天太冷,便在整个府中他常留的地方烧了地龙。

静影推开门,掀起厚厚的挡雪的毡毯,从极寒的冰雪中融进一团暖意里,眼睛被热气熏得几乎睁不开,感觉连眼珠子上都蒙了一层水汽。

书房中有一方卧榻,是方便大人休憩而备下的,静影眼尾余光从那卧榻上扫了一眼,心内涌起一股惧意,很快回转过来,面前的男人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沉声说道:“过来。”,却不是让她去榻上的,静影稍稍松了口气。

静影是头一个留在书斋伺候的侍女,大人二十有五,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加之平日里又不常去后院,静影体纤貌美,还是大人亲自点了过来伺候,若说只是红袖添香之用,只怕也无人会信。

而后静影不顾眼里的涨涩感,慢吞吞朝他跟前走去,可大约桓槊嫌她走得太慢,便径直拽着她的衣领子将她扣到案前,她本就衣衫单薄,拉扯间衣衫自肩头滑落,露出好大一片雪肤,静影羞愤得欲死。

“画得好不好?”桓槊轻飘飘询问,手把在静影腰间,命她qiáng行坐在自己大腿上,一双眼如野láng般带着侵袭的意味。

静影的双眼触到桓槊意指之地——案上的一幅画,登时目色呆滞,待回过神来时,一张脸早已羞得通红。

画上女子没有面目,未着寸缕,活色生香。

他手提着láng毫笔,画上墨渍未gān,想来这幅画乃是大人自己的手笔,静影自是不敢说不好的,于是奉承道:“自然是极好的。”

桓槊轻蔑的笑了一声——他惯常如此,以挖苦她为乐,今朝不知在朝中受到什么委屈,回来便冲她撒火,如今火气撒了,那么她便也能功成身退了。

静影刚想离开,却被桓槊抓住了右手。

他带着她的手,蘸取墨汁,而后一笔一划的开始描摹起那美人的眉眼来,极为顺畅,只是画成之时,静影通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般,而下一秒,她挣扎着想要往桓槊脸上挠去。

原因无他,只因桓槊,竟画得她的脸。

画中女子目色含chūn,半睁迷离,桓槊又取了朱色点晕在女子眼周,更显糜烂。

“你可知自己在做什么?”桓槊行伍出身,身手敏捷,怎可能被她挠了去,他轻蔑冷笑,手掐着静影的脖颈,一点点缩紧:“天下间想杀我的人多了,你算什么东西?”而后将静影狠狠摔在地上。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