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盛夏说晚安

作者:持尘 阅读记录

《在盛夏说晚安》作者:持尘

文案

二十六岁那年,母亲给我算了个命,说我容易闪婚。

我不以为意地撇撇嘴:“我要是闪婚,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

后来某一天,我去公司找林卿尧,推开办公室门,他正光着上半身背对门换衣服,我忙缩起肩膀,捂住眼睛躲到门后。

才悄悄走了两步,身后传来他懒懒的声音:“看都看了,别藏了。”

从读书那会儿起,林卿尧就爱把我的名拆解开来念成“西早早”。

被我认为是恶作剧,尤其是看到他眯着眼一脸坏笑的模样,我都会嘟囔着去拧他的胳膊,“别以为你的名字拆解不了,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他反问我:“别人这么叫过你吗?”

我说没有。

他揉揉我的头,“这样才显得独一无二啊。”

那天他正开车,忽然侧过头对我说,“有一个说法,互不相欠的两人来生不会再相见。”

他看着我,目光认真,“早早,我总得想方设法让你欠着我一点。”

再后来,在林卿尧的书柜里翻到个本子,我指着其中一页:“为什么要倒着写名字?”

他想了一下:“有次我让你倒着写名字,你不肯,我就陪你一起。”

我灵机一动道,“哦,原来你那时候就喜欢我了啊。”

他无奈看着我,阳光轻轻落在肩膀上,低头轻笑的样子我能记住一辈子。

*

是和林卿尧在一起以后,我才知道,坏的感情能毁灭人,而一段好的感情能将原本破碎的小人拼接回去。

本文又名《一不小心和老同学闪了婚》

现实向治愈小短文,慢热,饮食男女。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覃;林卿尧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甜治百病。

立意:和过去的自己说再见。

第一章

在盛夏说晚安

文/持尘

2022年5月26日星期四

「这篇文送给喜欢它的你,如果你从中得到治愈,是我的福气。」

再遇林卿尧那年,是我过了二十六周岁以后。

我的生日在一月份,每年都在农历chūn节前几天或前一个月,所以很亏的就是我一出生就按两岁算,实际上我的周岁要比同龄人小上大半年,自从过了二十五岁,问起年龄来,我都不爱说虚岁。

我妈老说,你别自我欺骗了,把年纪报小两岁难道你还比别人年轻吗?

她懂什么啊,女人的年龄就像男人的身高一样,差一点点都不行的。

到了我这个年纪,中国式的家庭都有一个传统的节目,就是“催婚”,尤其是chūn节那一周,简直就是推至了一年的高cháo。

我这人向来机灵,我爸妈是说不过我的,我家里也没有催婚的习俗,但他们不说不代表他们不急,于是我的亲戚朋友三姑六婆哥哥姐姐嫂子代替我爸妈轮流出动做我的思想工作。

我这人别的没有优点,就一张嘴巴能说,脑子转得飞快,他们跟我扯结婚相亲,我就跟他们聊小孩的教育,市场形势和往年的营收等等,家里就属我书读得最多,去年刚研究生毕业,考进了当地一家还不错的机关单位,在家里的地位还算可以,再加上一张嘴皮子上翻下飞,一击命中,很快就令我的一众亲戚朋友们“闻风丧胆”。

但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家里也不是没有比我厉害的,很快他们派出了我的二嫂,说她老家的一个弟弟,是个很优秀的男孩子,今年三十岁,名校毕业,和我学历一样,考完了CPA,做的是审计,年收入五六十万。

就是人比较木讷,不怎么爱讲话,不过年轻人之间,共同话题多,估计能聊得来。

我二嫂讲话是很有技巧的,推心置腹一通jiāo流,我竟然答应了下来。

等她从我家离开以后,我坐在沙发上百思不得其解,巧舌如簧的我,竟然也有败下阵的时候。说到底,我最受不了真诚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跟我真诚,我能把心挖给对方。

这个毛病,不管经历再多,都改不过来。

虽然答应了,但我心里可打着另一番如意算盘呢。

我长得也算大方得体,从小到大追我的人不在少数,并不觉得需要走相亲这条路,只不过我现在更加专注工作和赚钱,感情比较随缘。

我家里家境很不错,就算不工作,爸妈养我一个也绰绰有余,况且我从小就读书好,一路保送,985毕业,见过的jīng英人士如过江之鲫,在我们这些qiáng者之间,是没有那么多儿女情长的,有的只是竞争或者合作,势均力敌,达到顶峰。

而且三十岁还没结婚,条件又不差的,多半就是要求很高,要么就是性格问题,现在优秀的男孩子结婚都很早的,至少我身边就都是这样。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