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争暗秀

作者:二环北路 阅读记录

题名:明争暗秀

作者:二环北路

文案

自以为拿捏猎物的腹黑美人被小láng狗反扑了。

年少成名的雕塑系讲师许江同,成熟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年轻的心。

他记仇、毒舌,一肚子坏水。

在食堂听到陶希洪吐槽自己上水课后,他就把这个人记在了小本子上。

-

校排球队主力及管院高材生陶希洪,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

于是在食堂,他义愤填膺地吐槽“西方美术史”这种凑学分的水课。

此时,一双记仇的小眼睛正盯着他。

-

反复折磨后,陶希洪屈服地走进教室,最终被许江同的美貌吸引;

之后的他不仅出勤拉满、互动积极,还打开课堂回放,对着老师深夜神志不清。

许江同自以为大仇得报,浑然不知他早已被jīng明的猎手盯上了。

-

在一次次拉锯和试探中,陶希洪终于走进了许江同的家。

然后他打开了许老师的另一面:

一个从小画人体模特长大的开放艺术家。

骚话小láng狗攻x腹黑钓系美人受

陶希洪x许江同

非典型师生文,年下9岁。

第1章 犯罪侧写

小班化教学的雕塑教室里坐着四桌学生,屋顶的白炽灯模糊了时间概念。

许江同抱胸半靠讲台,安静地欣赏投影中身材健硕的男性背部肌肉。

“铛——铛——”下课钟声徐徐敲响。

“OK,test over.”他转身面向同学,用眼神示意班长收速写作业。

沉闷的教室里终于恢复吵闹,同学们揉着酸胀的眼睛,瘫在座位里叹气。

明天就是国庆小长假。许江同抬腕看了眼表,用英语说道:“希望大家准备好期中作业,有问题随时给我发邮件。假期愉快。”

“谢谢老师。”同学们打起jīng神应付了几句,整理好书包飞奔出去。

许江同接过班长收来的作业,简单翻阅了一遍。虽说没有惊艳的作品,至少没有画走形的。

他把试卷收进背包的夹层,一边欣赏电脑桌面上散发着旺盛荷尔蒙的照片,不紧不慢地收拾好东西。

天已经黑透了。九月底,天气逐渐转凉,一阵风chuī过,金色银杏叶的làngcháo铺面而来。

许江同看了眼灯火通明的校园,心想来中国工作的第一个月还算不错。

他是中意混血,从列宾美院毕业后,正好赶上中央理工大学的美术学院改革扩招。凭借扎实的功底,他通过了四轮面试,成为了雕塑系的外教,担任艺术解剖和人体速塑课,以及两门全校任选课的讲师。

一路上jiāo谈声不断,同学们三五成群地往校门口走去,到处洋溢着节日的喧闹。许江同逆着人流走到食堂,对他来说,假期更多是忙里偷闲、安心创作的好时光。

留校的学生也不在少数,正值饭点,食堂依旧人满为患。他到三楼的西餐厅点了份意面,排队等餐的时候,后背被人轻轻拍了下。

同办公室的女老师岳洋邀请道:“小江老师,一会儿来我们桌吧。”

许江同笑着点头,取好餐后随她走去。桌上还有一位男老师,也是刚参加工作的。三人讲起班上的学生,许江同的中文一般,聊了几句便开始安静地吃饭。

“我真是服了这破学校,就知道搞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我们物流专业课已经够多了,还要修拓展学分?”一道刺耳的声音从身后由远及近。

身边投下一道yīn影。许江同用余光扫了眼,见两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挨着过道,坐到了斜对面的空桌上。其中,背对着自己的男生似乎很气愤,语速极快地说着什么。

许江同好奇地多看了几眼。

“学校的选课系统也是垃圾,网卡得一批,等我登上去的时候,就只剩下西方美术史了。”男生扒了口饭,继续骂道,“这破水课,整整32个学时,还分两学期上完,有毛病吧!”

“对对对,”另一个男生也附和道,“而且我看系统显示,这门课是个外国老师教的。听说英国人可死板了,估计不好翘课。”

“我就翘,管他呢。反正外教也不会点名。”

“那倒也是……”坐在对面的男生若有所思地点头,无意间抬头和许江同打了个照面。

在目光接触的瞬间,许江同优雅地吃了口意大利面,不着痕迹地避开了眼神jiāo流。

刚才还口若悬河的男生却在瞬间消声,踹了脚对面那位:“哥,对面那桌的外国人不会就是我们的选修课老师吧?”

“你说谁?”对方显然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草率地回头看了眼。

许江同双手握着刀叉,正端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

他只瞥了一眼,脸上肌肉一僵,仓促地转过身去。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