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OA恋不甜?+番外

作者:赫米特 阅读记录

谁说OA恋不甜?

作者:赫米特

文案:

本文是可婚背景半校园OA甜文(超甜!)

攻:扮猪吃老虎|全校第一|外冷内骚Omega(赫斐然)

受:口嫌体正直|全校第二|纯爱战神Alpha(焦舒厌)

——

家世优渥的Alpha焦舒厌英年早婚,却在结婚七周年和他的Omega老公赫斐然吵了一架。

离家出走后的他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七年前的高三。

望着镜中略显稚嫩而帅气的脸,焦舒厌突然一阵兴奋:这辈子,他是不是可以恢复自由了?

直到他看见了赫斐然。

那张青涩中带着禁欲、慌乱中qiáng装镇定的脸,一如往昔,狠狠挑动他的心。

口嫌体正直的焦舒厌挣扎数秒,还是认命地走过去:

啊,该死,依旧是那么心动。

——

身为一个Omega,赫斐然多年来一直把自己当作Beta看待。

他在学习之余,致力于jīng纯抑制剂Offline的研究。家族喊他联姻,他本想拒绝,然而,他中途认识了个Alpha。

这个Alpha外冷内热,骄矜又纯情,散漫的外表下是赫斐然想象不到的……可口。

更巧的是,刚好还是他的联姻对象。

意外觉得心动的赫斐然:我突然就想结个婚了:)

为了焦舒厌,他决定铤而走险,将Offline项目进程提前了三年。

婚后,却因为一次微不足道的争吵,Offline的副作用彻底爆发。

他失忆了,而且身体回到七年前。

——

七年前的一场酒会。

人群中一身痞气高贵冷艳的焦舒厌晃着红酒杯,漫不经心地站在一群散发着香甜气息的Omega面前。

然后,他看见了赫斐然。

虽然焦舒厌提醒自己不要在意,可是当赫斐然被几个贵族A围住,焦舒厌还是闻到了那股令他心动的信息素。

于是,一切变得宿命起来:

“你们在欺负谁家老公呢?”

【本文又名《我的老公只有我可以欺负》《我,焦镜泽,重活一世,打死都不会再和赫斐然HE,真香》】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天作之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焦舒厌 ┃ 配角:赫斐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喜欢这个Omega

立意:坚定的信念必然能化险为夷

第一章

夏日晚间,京城下了一场雨,叶家的落地窗腾起一片雾。

叶景诚惆怅地点了根烟,想想又把烟灭了,对此刻陷在沙发里那个一声不吭的人说:“这都几点了,舒厌,你家那位还不来接你?”

一米二的大长腿动了动,露出卫衣帽子底下一双漆黑的眼睛。该眼睛的主人焦舒厌仿佛没有睡醒,声音都是沙哑的:“笑死,他甚至都不知道我在你家。”

叶景诚没反应过来,很呆地“啊?”了一句。

“啊”完他觉得自己反应过激了。怎么说呢,这俩人婚姻前期有多如胶似漆,婚姻后期就有多摆烂,不知道对方行程很正常。

焦舒厌喝得有些多,虽说不难受,但困得眼睛睁不开,如今只想蜷在沙发里哪儿都不去:“橙子,我在你这儿借宿一晚,你别告诉赫斐然。你放心,我会收拾好我的信息素,一点都不会沾到你。”

叶景诚听完忍不住道:“舒厌,我在意的是你的信息素会不会沾到我吗?我虽然是个Omega,但我是个出淤泥而不染的Omega……”

焦舒厌翻了个身,头发遮住了眼睛,露出小半截侧脸和下巴。

叶景诚看着他,声音不自觉地小了下去,顺便咽了一下口水。

再怎么说,焦舒厌也是个Alpha。哪怕只是窝在沙发里,也是个美妙绝伦、杀伤力极大的A。虽然叶景诚告诫自己,不要对焦舒厌有非分之想,可是慕qiáng心理还是让他忍不住靠近焦舒厌,轻轻嗅了嗅他的信息素。

像是树莓掉落进海盐中的味道。澎湃的清新。

“我要跟他离婚。”忽然,焦舒厌说。

“这不好吧?你俩当初可是联姻来着。而且还是你跟人家求的婚。”叶景诚说。

焦舒厌双眼闭着,翻了个身,像是梦中呓语般的又说了一遍:“我要跟赫斐然离婚!”

叶景诚不确定他是不是在说梦话,只得道:“你跟你家赫斐然离婚了,以后打算跟谁结婚啊?”

焦舒厌蜷缩在沙发里,将毛毯盖过头顶:

“跟他。”

叶景诚没听懂:“他是谁?”难不成他俩婚姻中有个第三者?

没想到短暂的停顿过后,焦舒厌道:“他是赫斐然。”

叶景诚有一瞬间的无语。

“厌哥这是想在婚姻这个围城里反复横跳。”叶景诚悟了。

-

一阵刺眼的光线。焦舒厌隐隐觉得头疼。

他闻到了好多陌生Omega的信息素,这些信息素仿佛要注入到他的肌肤里,让他又痛又痒浑身难受。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