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不做大哥许多年

作者:金陵公子 阅读记录

老子不做大哥许多年

作者:金陵公子

第1章

记得尤鹤四少当红的时候,江湖上还没有许凌云这号人物。

一眨眼四十年过去了,尤鹤四少变成了尤鹤四老。

所到之地,人人喊打处处挨揍,较之年少时娇纵肆意横行霸道的日子,主动变成了被动,当真是jīng彩万分惨烈异常。

而现在这会高举除歼旗号的,不说别家,亦无他号,便正是这位许凌云许大侠。

许凌云啊许凌云。

若不是遇上这位许大侠,或许老子的日子依旧是chūn风得意歌舞升平。

而尤鹤家老四也不会千山万水哭哭啼啼的带著一大堆举著大刀的正义人士一路追杀到我这地头来。

我提了壶老酒,翘著二郎腿,冷眼瞧着尤鹤四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伏在我脚边:求求二叔公,大发慈悲,救救小侄。。。。

我掏了掏耳朵,摸出来chuī出一口妖气,笑道:尤四你这个老混蛋,一把年纪了还在老子面前装嫩。

尤鹤老四哭丧著脸道:是是是,小侄是老混蛋,求求二叔公大发慈悲救……

我摆摆手,灌下一口酒:可别,老子不是活菩萨,不敢这档子舍己为人的事。

尤鹤老四老泪纵横,爬著扑上来抱住我的脚道:“二叔公,叔公爷爷,不论怎地,千万瞧在祖爷爷的脸上~

我一脚将他踢开,冷笑道:这时候说起你祖爷爷来了,好,老子就跟你算个清楚!

当下我拔下鞋子,从鞋底掏出一本薄薄的huáng草纸书,啪的一下甩在桌面上,怒道:你自己瞧瞧,从你祖爷爷起,撇开本金不算,到底欠了老子多少的利息!

尤鹤老四战战兢兢的拿起带著本大爷咸鱼脚气的草纸,尚未接近鼻口,便已被熏得几乎晕过去,两眼翻白连声讨饶道:叔公爷爷,这这这帐还是不要算了,都是自家人……

看他著实吓得够了,我这才哼道:那个姓许的,武功很厉害么?

尤鹤老四一见我身架放低,连忙顺藤摸瓜连滚带爬道:那个许凌云倒不是什么厉害角色,武功顶多及得上二叔公一成,只是他身边有个少年,功夫极高,甚是难缠。

我翘起二郎腿,尤鹤老四赶紧忍著我足尖芳香将鞋子替我套上。

我眯起眼,又是一脚将他踹开:你在外面为非作歹却要老子来给你擦屁股,真当老子是羊枯么?

尤鹤老四连声哭道:近年来小侄已经收敛很多。

我冷笑:少跟老子来这一套,那许凌云吃饱了没事gān,带著一帮好汉过来踏青么?哼,定是你这老小子耍jian,欺侮到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大家头上,人家才会揭竿而起,群殴来了。

尤鹤四老额上冷汗淋漓,不敢称是也不敢称不是。

我站起来,负著手来回走了两圈,一面寻思:这老小子将那帮人引到老子地头上,看来纵使不出手,这搬家也是必然。

眼光游弋到尤鹤四老头上,瞧着他冷笑道:许凌云那厮单枪匹马不找你单挑,却是躲在暗处高举大旗寻人群殴,殴成了也是他的功劳,殴不成也轮不到他被殴,他奶奶的,天大的便宜全给他占了。

尤鹤老四大喜,连声道:不错不错,他这算盘当真打得不错。

我照他头顶又是一脚,慢慢踏出两步道:哼,这般目中无人杀到我家门口,当老子隐居是白隐的么!

话提到此,杀机顿现。

眼光扫到尤四,竟将他惊得跌了个筋斗。

我微微一笑,柔声道:尤四,当真要我救你么?

第2章

江湖上人人都想当高手。

所谓高手,必然是太阳鼓突,双眸jīng亮,身材壮硕,脸上写著:寡人很qiáng,擅近者死。

前些年去山下小村子里换米,那个络腮胡子的说书先生便是这般形容的。

然而,尤四告诉我,如今江湖上几个风头正胜的高手,全他妈都是些rǔ臭未gān的huáng口小儿。

比如说眼前这个。

我蹲在驴车里,帘子外头是趾高气扬狐假虎威的尤四。

再往外五十步,是三五个大大小小满脸肃穆准备砍他脑袋的侠士高手。

高手么?

我眼珠一转,用扇子柄敲敲车框,尤四赶紧谄媚的探过头来。

我笑眯眯的瞧着外面:便是他们么?

尤四恭声道:正是。

我反手啪的一记瞧在他斑白的头顶:混帐,这么点人你都摆不平,当真是丢你祖爷爷的脸!

尤四恨声道:二叔公有所不知,这浓缩便是jīng华。

我沈下脸,正要训斥尤四这油嘴滑舌的老混蛋,只听外面一人高声道:阁下何方高人?

尤四赶紧跳出去,扯开嗓子洋洋得意:是你爷爷的二叔公。

我叹了口气,冷眼看著啪啪啪啪几记飞刀暗器险些把尤四钉在树上。

上一篇:吴图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