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臣

作者:红糖/袖刀 阅读记录

《宠臣》作者:红糖

文案

禁宫相处的三年,厮守出一个臣子所能奉献的最极端的忠诚,那时他们都不懂,那是一份如何珍贵的情感,如奇石上悄然绽放的寒花。

任它峥嵘怒放也好,或任它枯萎腐朽也罢,偏就苏霁将它整窝端了日夜照拂——

……

这是一个关于信任与背叛的故事。

信任,会让我们做出许多蠢事。背叛,则会让我们做出许多疯狂的事。

对络绎来说,那年的初遇是他所遭遇过的最美丽的时刻,因为那个少年,整个冬季都不再寒冷。

但为什么,从此,他的世界就只剩下冬季?

……

他说,络绎,你是朕的宠臣。

……

可惜,不是爱人。

另:本文为耽美,不喜请勿入。

红糖的文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第八个英文字母——渴望后宫三千,折草无数的同志请绕行。

两小无猜jīng心培养的情感模式是本人的大爱,暧昧是王道,小nüè最怡情。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引子

络绎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

他也曾想过,如果没有那漫长曲折的三年,他们之间会是什么样子。

“苏霁已经死了,把他忘了吧。”苏殒指指托盘里的金链,“但是络绎,你答应过他,永远不离开他。”

“我答应过苏霁。但是……你是吗?”络绎紧盯着他的眼。

苏殒没说话,沉默着把最后一环扣死。

络绎不可置信的看着手间多出的jīng致锁链,细软,优美,却沉重异常,就像眼前的人,明明chūn风拂柳一般,却忍心禁锢他一辈子。

越想越是羞恼,他大喝一声,手臂向外猛扯,金光只被拉得更细更长,手腕却渗出血丝。苏殒默默看着,面上不见丝毫波动。血顺双臂蜿蜒流下时,络绎才终于明白,他的苏霁是真的“死了”。

“枉费力气。”待他闹够了,苏殒蹲下握住他的脚踝,“玄金打造,至柔至韧,刀斧都劈不动……你若再想试,至多添朕几副伤药。”

脚腕募然一凉,也被同样的金链缚住,锁紧。

“钥匙只有一把,在朕这里。”苏殒笑得chūn风般和睦。

络绎垂眼看着,忽然也笑了,愁苦的面容登时生机勃发。

“你笑什么……”苏殒一愣,手中的脚踝突然蛇似的滑出。

络绎长腿一叠,金链已缠上他的脖颈,只要再狠狠心,这至柔至韧的锁链能要了年轻帝王的命。

“络家的儿郎就是有出息……都能弑君了……”苏殒既不挣扎也不讨饶,只继续挑衅。

络绎权作没听到,只静静看他喘气的窘态,腿又用力向两旁一扯,苏殒眼梢开始泛出淡淡的绯红,一点一点迅速扩大至面颊,映在雪白的面上,如初chūn的蝶,白的翅,粉的尖。

“陛下琢磨出的东西,都如你的人一样……yīn损……”先失去力气的却是络绎,他放开他。

“多亏爱卿提点,看来这锁扣须得再紧上三分……不过,爱卿的腿功,朕看甚好。”

其实,两人的关系也许没那么糟,反正,不管络绎如何反了天的亵渎天威,苏殒也从未给他定罪,以至大家都知道,前朝叛党络家的余孤——络绎,是今朝的宠臣。

因为他曾是当今天子苏殒最忠诚的伙伴。

……

“络绎……络绎……你信吗?如果明天……天就要塌掉,朕也会一直抱着你……死也不松开。”苏殒紧紧按着络绎的腰肢,从肩膀一路吻下去。

身体大幅度摆动起来,优美的声线因此一颤一颤的,连许诺听来也不那么庄重。

络绎心里好笑,他当然不信,这种时候许下的誓言,如何作准!

不过……若是早几年,这个人说的话,他都会信吧。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还懵懂得可怜,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光是听听就吓死了,哪像现在……摊平了手脚任君予取予求。越想越是唾弃自己,习惯是那么可怕的东西。

习惯看他笑,习惯对他好,习惯对他说:我永远都不离开你……即使那个人早已不在,但只要还看到那副皮囊,他也忍不住想要靠近,即使只剩下一丝熟悉的味道,即使被伤害,也从没想过逃开。

因为早已经习惯。

正有些伤感,身子被猛然掀翻,腿被叠到胸前,身体被摆成毫无保留的姿势。

“你……答应过我的!不用这个姿势!”巨大的羞愤感涌上来,手臂击出,直取男人的咽喉,隔着自己曲起的腿,金链被拉紧,手僵直在半空,最后无力的砸在榻上,只得死死绞着锦被泄愤。

他仍是受不得面对面的折rǔ。

上一篇:厨子有个红包群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