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狂

文名:疏狂

作者:凉蝉

简介:

江湖上恶名昭彰的苦炼门门主·李舒千里迢迢赴大瑀寻仇,不料反受重创。

半死不活的李舒被浩意山庄的人捡走,他决心温顺、乖巧,每天复诵三遍卧薪尝胆之典故,蛰伏等待反击机会。

但浩意山庄的卑鄙、穷困和愚蠢让李舒如坐针毡。

他掀桌而起:且让我来!我来教你们怎么当正道人士!

---

李舒:临风对月,山歌野调,尽我疏狂。

栾秋:喝醉别吐我身上。

---

1,正道大侠攻x邪派毒物受,江湖故事,行文随意,喜nüè由心;

2,《láng镝》相关文,独立成篇。

#上卷:群山青

第1章 浩意山庄(1)

“大难不死,必成灾殃”。

幼时有人曾这样给李舒批命。这八字从稚子口中说出,从此被李舒奉为圭臬,贯彻到底。二十多年来,他始终坐不定、停不住,碰上合适对象,坏水便汩汩往外冒。小到剪发绊腿,大到杀人放火,李舒从头到脚从内到外,坏得十分通透。

他还记得,那人说的不止八个字。“你一生定会极痛。”那孩子摇头晃脑,嫩声稚气,盯紧李舒同样稚嫩的眼睛,“痛,却死不了。活着便是受折磨,受折磨便是活着……”

李舒心头一叹:我这一生虽短……虽……虽短?!——他猛地睁眼,大口喘气,一声痛吼堵在漏了风的胸膛里,半天喊不出来。

还真被那人说中,他如今便是痛得死去活来,偏又断不了气。

四根竹子捆成的竹排,李舒正躺在上面,被绳索紧紧绑着。雨后路滑,一大一小两个人拖动竹排,在湿润地面上艰难前行,石头、沟壑颠得李舒几乎散架。他话也说不出来,胸口一个血糊糊的伤dòng,随着颠簸渗出一股又一股血,几度昏过去又醒来。

这次苏醒,他痛得三魂六魄火速归位,唔唔张口,想让拖竹排的那俩人停下。

竹排系着两股草绳,草绳被俩人拽着,已不知走了多久。再颠下去,怕是那半分活下来的机会也给颠跑了。

李舒拼命挣扎,模糊中也不知自己是求生还是求死,只听见一个少女脆生生的声音:“哥!他醒了!”

李舒口不能言,眼泪狂流。

又一个青年人声音:“没死就好,走!走快些!回山庄给他治伤!”

石头砰地一撞,竹排嘭的一颠。李舒再度昏死过去。

李舒功夫不差,在这大瑀地界,混成个名满天下的少侠绝非难事——可他偏偏来自苦炼门。

从大瑀往西,过了白雀关、出了边境,便是西边的邻国金羌。穿过金羌茫茫戈壁,在沙漠里走个三五七日,才能在石头缝里看见一道朱红色巨门。门扇早不知去了哪里,门框是红色岩石打造,琳琳琅琅挂满石头和铁片,罡风一chuī,响得人头疼。

过了雪音门,走完六百九十九级觅神梯,便是一个巨大裂谷。苦炼门深深藏在裂谷里头。

大瑀江湖视苦炼门为洪水猛shòu,一口一个“西域魔教”,但苦炼门怎么走?不知道;如何魔?也不知道。大约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成见作祟,凡提起苦炼门,谁都得骂上几句,方显正义本色。

苦炼门自然也看不上大瑀的江湖人,衣服穿十几层,说话摇头晃脑,实在不够坦dànggān脆。苦炼门与大瑀江湖门派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虽然见了面总免不了“你们卑鄙”“你们yín邪”地互相痛骂,但只要不碰头,仍能好好平静生活。

李舒有些后悔:他不该千里迢迢来到大瑀寻仇。此外还有些不甘:仇人何其卑鄙,几人接力打他一个,他寡不敌众,反倒被仇人刺中胸口,只剩半条命。

魂魄早飞回了苦炼门,无奈肉身还带着胸口一个血dòng躺在chuáng上。

如此这般地躺了三天,苦炼门门主李舒,终于睁开了眼睛。

曲渺渺正守在chuáng前。她豆蔻年纪,一张讨人喜欢的圆脸,见李舒颤巍巍睁眼,忙扑到chuáng边:“你醒了!”

李舒立刻认出,她就是那两个差点把自己颠死的好人之一。李舒浑身没力,张了张口。少女端来清水,喂了他半碗。李舒微微转头,察觉胸口虽然痛,但浑身上下并无发热情况。他luǒ着身体,伤处上药包扎了,连脸上也擦洗得清慡gān净。

曲渺渺一边喂他稀粥,一边告诉他发生了什么。江州城连日大雨,泥山塌方,死了十几个人。有个年轻女子尚未婚配,父母四处寻找新死男人配yīn亲,开了十分诱人的价格。有人在江州城外的山沟里看到李舒,拖上地面一打量,五官俱全又是青年,正好拖去jiāo差。但李舒彼时还未死,几条大汉一通商议,冲昏迷的李舒举起了刀。

上一篇:宠臣下一篇:小娇夫

凉蝉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