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与蛇

作者:东吴一点红 阅读记录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农妇与蛇

作者:东吴一点红

文案

阿惠是个寡妇,有一天,她捡到了一条冻僵的蛇。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惠,蛇 ┃ 配角:有吗? ┃ 其它:蛇,甜文,节操向

==================

☆、她捡到了一条蛇

冬日,大雪封山。阿惠出门拾柴禾,捡到了一条冻得硬梆梆的蛇。

那蛇乌漆抹黑的细长一条,长度将近一米,半截戳在雪地里,半截耷拉在雪外面,深色的躯体与周围散落一地的朽枝烂叶浑然一体。就连素来眼力好的阿惠也是直到把它拿到了手,才发觉这不是树枝,而是条蛇。

她把这冻成一根棍子的蛇拿在手里抡了一圈,这蛇依然那副模样,动也不动。想来是没能熬过这场大雪,给冻死了个透。

这下可就便宜了阿惠了。

今年地里收成不好,她一个寡妇,田间地头的顾不过来,生活更是艰难几分。都快大半个冬天没吃肉了,现如今,有现成的肉送上门来改善伙食,哪怕那肉再小,她也稀罕得不得了。

刚好柴也捡得差不多了,阿惠便拿绳子把它们捆起来,费劲地背在背上,一手抓着那根蛇,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家走去。

拐出林子,周围的风瞬间大了起来。冷风夹杂着大块大块冰雪砸在人身上,刀子一样留下尖锐的刺痛。阿惠初时没习惯,差点被迎面刮来的狂风掀了个趔趄。

又顶风走了几步,她的眼睛已经睁不开,手也冻得连知觉都快没了。

这风大得实在有点承受不住,阿惠四下看看,找了个避风口暂时喘了口气。等风小了点,再次动身的时候,她迟疑了一下,顺手把那蛇的尸体兜进了怀里,然后双手拢起,抱到了胸前。

这蛇死都死了,只要不弄丢,放哪里都一样,她不嫌脏。反倒是这双手,回去了还要再赶两件冬衣,冻坏了可不好。

想到这里,阿惠看着自己gān燥皴裂的粗糙双手,叹了口气。

以前,家里那口子还在的时候,日子苦是苦点,好歹还有人分担。谁知道,那人看着是个qiáng壮能gān的汉子,却是个体虚的短命鬼,才嫁过去一年不到他就得了急病,就这么去了。留下她一个女人,又要操持家务,又要顾着田里收成,身上还背着“克夫”的骂名,村头那些个混混懒汉偏又虎视眈眈……这样的日子,才不过两年,原本细嫩白皙的双手已经变得不成个样子。

一想到这种生活还要没完没了地过下去,阿惠就禁不住全身打了个冷战。

外面太冷了,她加快了步子。

又一阵寒风chuī过,怀里有什么东西轻微地动了一下。

阿惠初时没在意,继续背着cháo湿的柴禾向家走。才走了几步,怀里又是一动,脖子下面的皮肤上滑过一个冰凉湿滑的东西,呲溜一下,从张开的衣襟处钻到了衣服里面去。

这是……那条蛇?!

阿惠停下了步子,忍着寒意拉开最外面的外套往里一看,刚刚还兜在外套下那条蛇已经不翼而飞。

原来它没死,被体温这么一暖,居然就活了过来!

阿惠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倒也没慌,把外套裹好了,再伸出一只手拢紧领子,便不再停顿,继续往屋里赶路。

毕竟是冬天,各种各样的衣服裹得厚实。那蛇虽然从领口往里钻了一点,却仍和最里面隔了几层衣服。阿惠觉得只要别让它再从领子口往里面钻,暂时让它盘在衣服里,倒也不是大问题。

与此同时,怀里那蛇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被困,不甘地在阿惠的衣服里钻来扭去,冰冰凉的尾巴尖甚至还不小心扫到了她护住领口的手掌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蛇的动作越来越小,最后gān脆不动了。阿惠怀疑它是被裹在衣服里久了,透不过气来,就试探着撤下被冻得失去知觉的左手,把右手换了上去。

领口松开的一瞬间,那蛇依旧没有动静。

阿惠觉得它大概是闷死了,就伸出一根手指,往衣服里鼓起的地方戳了两下。

还是完全没有动静,看样子是真的死了。

阿惠松了口气,把右手也放了下来。

家里没什么油了,不过盐倒是还有许多,等回去了把这蛇剥掉皮,剔了骨头烧个骨头汤,剩下的肉剁成段腌一腌,省着点吃,也许能吃一个冬天。

快几个月没尝过肉味,光是想想,阿惠嘴里的口水就怎么也止不住,回去的心也越发急迫了起来。

就在她沉浸在美好妄想中时,怀里沉寂许久的“死蛇”突然迅速的一个甩尾,瞅准衣领间的缝隙,飞快地贴着她的身体钻进了衣服最里面。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