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卿心付砚

作者:时微月上 阅读记录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重生之卿心付砚》(GL)

作者:时微月上

文案:

傅言卿以为作为质子的自己是幸运的,这深宫中终究还是有温情的,可是倾尽所有助赵墨笺登上帝位,得到的却是对她西南王府的绝杀令。万念俱灰下的她身死殿前,未入yīn曹地府,却是回到她命运的起始之初。

冰冷的太液池中,傅言卿心头只有一个念头,溺死这个日后变得面目全非的人。只是她发现,原来这才是她命运的起点。抱在怀里的小包子,不但没让她恨之入骨,日后反而让她心疼了一辈子,爱恋了一辈子。如果说,前世她最后悔的是救了八岁的赵墨笺,那么,今生最庆幸的是,没溺死还是小包子的赵梓砚。

赵梓砚:卿儿,你这模样,当真像个老妈子。

傅言卿:我原本,便只是想养个小孩子。

赵梓砚:那,你是想要小孩子,还是....媳妇?

傅言卿:唔。。。。

外冷内柔小郡主X痴情隐忍九殿下

不要扒榜,不要考据,谢谢! 此文专一宠文!绝对不坑!

内容标签: 重生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言卿,赵梓砚 ┃ 配角:赵墨笺,傅淮,赵恒,赵清书 ┃ 其它:甜nüè甜nüè的

第1章 序

寒风袭铁刃,狂沙卷金甲。刺骨的西风呼啸着,扫过一望无垠的huáng沙,烈烈风声掩不住犹如困shòu般的喘息,亦chuī不散浓重的血腥味。

一只满是血污的手紧紧斜握着一杆红樱□□,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柄蜿蜒滑落,流过斑驳的暗红色凝块,自尖端没入沙尘中,粘稠而绝望。

穿着盔甲的身子依旧显得有些清瘦,挺秀的脊背此刻绷得死紧,却仿佛在下一刻就会就此折断。

在她身后,数百名浑身染血的年轻脸庞,面对着眼前层层围困的敌军,没有恐惧,有的只是视死如归的悲壮。

眼前整齐划一的寒刃齐齐对着他们,将正午的阳光折she到傅言卿的脸上,驱不散丝毫寒意。她嗓子有些喑哑,低声道:“我对不住你们,今日,我怕是没法带你们出去了。”

低低一句话,仿佛是轻描淡写的告知,可身后原本冷硬的将士,俱都红了眼。

一身黑色武服的青年男子“铮”地一声抽出佩剑,哑声道:“郡主,您从来没对不住我们。今日,您没法带我们出去,我们却誓死要送郡主离开!”

说罢,他嘶声喊道:“众将士听令!列阵!”

话音刚落,数百人迅速列队,男子当先纵身朝敌军扑将过去:“誓死护郡主突围!”

他手中的长剑带起一片寒光,直砍向前排吐谷浑士兵。

瞬间包围圈迅速缩小,锐利的□□已一往无前之势朝这伤痕累累的军队挺刺过来。

不过数息生死间,轻功不佳的普通士兵纷纷扑向那毫无间隙的利刃,长矛透体而过,爆出浓重的鲜血,气绝之前,却是疯狂将武器送去对方体内。

转眼间,层层叠叠的尸体堆积在阵前,那些被贯穿的士兵至死都站的笔直。而剩下的人则是踩着同伴的尸体,破出□□阵,直杀到对方骑兵所在。

这种近乎疯狂的打法,让一向骁勇善战的吐谷浑人惊得目瞪口呆,手中的□□都忍不住战栗。

傅言卿阻止不了,也不能阻止,她清啸一声,带着无尽的痛楚,悔恨,犹如蛟龙入海,绞杀着眼前的一切。

她眸中似乎什么都看不见,却在重重围杀中,猛然将目光落在坐在马上的的吐谷浑大将—慕利沿,随即直杀将过去……

直到日暮huáng昏,西边摇摇一抹残阳悬挂天际,将远处那一片huáng沙染的通红,就如那漫天血色泼溅其上,苍凉悲壮。

傅言卿远远望着已然看不见的战场,手中的□□再也握不住,重重跪了下去,身后几乎看不出原来模样的五人,一声不吭,跟着齐齐跪了下去。

在他们身边,一支由一个身着轻甲女子率领的军队,俱都沉沉看着他们,亦是一言不发。同为军人,这其中的痛楚他们比任何人都能体会。

不知过了多久,傅言卿勉qiáng站了起来,被血迹尘土遮掩的面孔,已然没了一丝情绪。一双通若琉璃的眸子此刻亦是没了光彩,她喉咙动了动,随后才低声道:“多谢你们搭救,言卿眼拙,不知阁下是哪位?”

那为首的女子,抱拳回道:“郡主客气,我乃是益州守军左卫军领护,奉淮安君之命,前来营救郡主。郡主,如今,吐谷浑人紧追,朝廷……的军队亦是围堵,望郡主速随在下离开!”

傅言卿眸光微闪,淮安君?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个从来一言不发,浑身上下森然冷漠的九殿下。微微出神片刻,傅言卿却是淡淡笑了起来:“言卿多谢淮安君厚义,可西南王府倾覆,十八万将士的性命葬送,傅言卿难辞其咎。我还有事必须得做,恕我难以承殿下美意。”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