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事儿

作者:久陆 阅读记录

《真事儿》作者:久陆

简介:

两个事儿bī在一起七年,互相嫌弃,吵吵闹闹又分不开的故事

唐屿庭(攻)x 陈玺(受)

1:关于文名,真事儿不是真人真事的意思,意思是事儿多,真事儿乎,P事儿多的意思

2:he,柠檬糖口味,日常向

HE、轻松、酸甜口

第1章 真欠

陈玺:

真欠。

唐屿庭笑得可真欠,嘴都快裂到脖子根儿了,不知道是收到了谁的短信,看得正起劲呢,蜷着腿猫在沙发那头,半拉身子对着我。

我知道他微信里不少小男孩儿,各个儿白白净净的,腰细屁.股翘,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但我也知道唐屿庭没那个胆子,他要是敢在还没跟我分手之前出轨,我就直接把他裤裆里那个玩意儿割下来喂狗,反正留着也没用了。

说起狗,以前唐屿庭一直想养只金毛,三年前他同事家的金毛下了好几只小狗崽儿,听说他想养想送他一个,但我死活不同意养,我不喜欢一切带毛的动物,因为这个,唐屿庭还说过我没爱心,给我气的,有没有爱心是养不养狗决定的吗?

我一直没告诉过他,我不喜欢带毛的是因为我过动物毛过敏,但他好像一点都不关心我这个。

看看,眼珠子都快贴手机上撕都撕不下来了,看看他笑那样。

要是哪天真让我抓着把柄了,我就把他撕碎了扬海里喂鲨鱼去。

我跟唐屿庭以前经常去海洋馆,里面的鲨鱼虽然都不大,但是牙齿看着却挺吓人的,咬人肯定厉害。

想着鲨鱼,我还抬起胳膊转了转手腕,故意弄出点声音来。

我知道唐屿庭听见了,我用余光看见他后背绷着挺了挺,但也只有几秒钟而已,几秒钟之后又恢复成了之前那样,看来是没准备管我。

不管就不管,我也就不痛快了那么一小会儿而已。

我十九就跟他好了,今年我俩在一块儿都七年了,我可太了解唐屿庭了,他现在还不收手,估计就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信息,顶多是跟叶三儿那个bī在聊天呢。

不是我说,他一撅腚,要拉什么屎我都知道。

不过在一起七年了,说起来挺长时间了,有时候又觉得我俩这样真挺累的,感觉有点腻歪了。

我不知道我跟唐屿庭什么时候会分手。

也许明天,也许还得过几年。

我现在还不知道。

唐屿庭:

真欠。

陈玺又想偷看我手机呢,眼睛都长钩子了,都快瞄出去二里地了。

我不惯他这毛病,非得把自己都扒光了,把所有的都掏给彼此看?时间长了谁都刺眼,再说,我又没gān什么。

我就不相信,他陈玺没有一点儿花花肠子。

别看他表面老老实实的,其实心眼子多着呢,追他的人一直不少,他大学一个学长,到现在还经常想约他出去吃饭,一直对他贼心不死,要不是我平时看得够紧,可能墙角早被人挖穿了。

不过我也知道,陈玺没跟他单独出去过,可能只是单纯地不想跟我吵架。

我们在一起七年了,我俩经常吵架,大多数我都吵不过他,他说什么都有理,一张嘴天天巴巴巴巴巴的,一点儿事儿就能让他扯出去八百年前又八百年后,我忒烦他这点儿。

我听见他掰手指掰手腕了,这是危险信号,不过我今天不想搭理他,我又没做亏心事儿,我怕他gān什么?

我退出微信,打开王者荣耀想跟叶三儿开把黑,但那孙子刚刚跟我微信聊完之后就一直没上线,我等了一会儿不见人,扔了手机,不玩儿了。

陈玺坐在沙发那头在看电视呢,一个少儿节目眼睛都看直了,我知道他注意力根本没在电视上。

果不其然,他又开始用手撕下嘴唇上的皮,这个毛病我说他多少遍了,就是改不了。

他一走神,或者发呆的时候就爱撕下嘴唇上的皮,七年前就这样,现在还这样。

我不止一次跟他说,他这毛病是喝水喝少了,我每天都定时定点儿监督他喝水,但还是没用。

因为陈玺不只有在发呆或者走神的时候才撕,他觉得不安的时候也会撕,已经成习惯了。

我现在都转过头来看他半天了,他一直没反应,这是在发呆,不是不安。

我盯着他下嘴唇看了半天,要说一个人就两片嘴唇,怎么就相差那么多呢,陈玺从来不撕上嘴唇,上唇永远都是红嘟嘟的,咬起来软乎乎的,特别勾人,下唇虽然也是红红润润的,但因为他经常撕,所以经常起gān皮。

我以前很爱亲他,还会故意在他下唇上磨一磨,说实话,那点擦着嘴唇,带着点尖利的粗糙感,还真挺刺激人的。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