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上一窝美妖男+番外

作者:幽幽弱水 阅读记录

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wxc.com--- 256文学【1341154126】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惹上一窝美妖男》作者:幽幽弱水

【简介】

眉发皆银雪的大帅哥,慵懒侧躺在chuáng,狐媚的双眼,妩媚妖艳眯着她:“小丫头,当我王妃吧!”

唐惜盈醒来,已是另个世界。

帅哥一身华服比女人还妖娆,挂着美死人不偿命的艳笑:“当我王妃,否则吸gān你的血!”

我的妈呀!逃逃。。。

结果撞上了一窝美妖男!一个个顶级的美,就是。。。

欲哭无泪,一窝禽shòu呀!一个比一个变态!

四双绝美修长的锋利爪子,齐刷刷地抓来:“丫头别逃,给我生窝小狐狸!”

饕餮美男宴,妖孽上传!

jīng心打造唯美到极致的众帅哥加女主小白文,口味麻辣烫。

第1章 屠宰场

空气中弥漫着,另人作呕的臭味,混杂着浓重的血腥味!

唐惜盈忍无可忍,早上吃的饭菜,包括隔夜的饭菜,都快要吐出来了。她直想捂着鼻子,落荒而逃!

但她还必须陪着,因为老板带着他的夫人,正兴致勃勃的挑选着,刚割下的毛皮!

人类的残忍,在此时此刻,彰显无疑!这里简直就是,有毛动物的恐怖噩梦,无法超生的炼狱。

这里是最大的毛皮加工基地。一个专门从事剥皮的屠杀者,正熟练的生剥着狐狸皮,他脸上的表情是冷漠的,或许该说,是没有表情!他早就对血淋淋的动物尸体,习以为常!

一只活着的狐狸,被倒挂在三轮车厢的铁钩上。屠杀者用刀子在它后肢、肛门处比划了几下,立即在狐狸尾巴上(屁股那)开个口,他捏住破口处的皮一撕,“哗”的一声,皮毛已跟后肢彻底分离,皮就落到了后脚上,再将皮沿着身体往下拉。

整个过程就象,屠杀者在脱衣服。不过,是屠夫帮狐狸活生生,血淋淋的,无情脱去皮毛!

被剥皮的狐狸,奋力回头,凄厉地惨叫出声来,皮已被飞快的撕去!然后,它就被扔进一辆,快装满狐狸的三轮车里。

它满头的血,奄奄一息,但还活着。。。因内成的隔膜还在,身体呈白色略微透明,连血管和肌肉都历历在目。在寒冷的冬天空气中,它白色带血的身体,散发着袅袅热气。

它还想站起来,无力的仰起了头。眼睛瞥见了,堆放在另一处的,自己美丽的外皮。。。它没有眨眼,却再也站不起来了,默默忍受着剧烈的痛楚。备受煎熬的等待着,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来临的死亡。。。眼中充满了极度的痛苦和哀怨!泪水,从眼眶里流出。。。

鲜血连续不断的,从一具具无皮的肉体中渗出,汇聚起来,滴落到了地面。蜿蜒流成,殷红的血溪。

而老板和老板娘眼里,没有死亡,没有恐怖,没有残忍。只有一张张,华丽厚实的皮毛!他们欣喜的盘算着,如果这些毛皮,制成衣服穿戴在身上,是多么漂亮和显示身价!

唐惜盈看得是惊心动魄,内心如惊涛骇làng,眼泪都快克制不住的掉下来了!

人怎么会如此的残忍?达到发指的程度!为了获取别的动物身上,美丽的皮毛,能把它们活剥了。

这样残酷的美丽,能装扮出什么来呢?她发誓,从此再也碰任何动物皮毛制成的东西,再美丽,再奢华,也决不买,去用!

她简直看不下去了,不由的惊骇,嗓音颤抖:“为什么,不把它们打死了再剥皮?”

屠杀者迅速剥完一只后,立即接着剥下一只,没有停歇,口气平常冷淡:“活剥的皮,以后很少出现掉毛,否则就会一把一把地掉。不是活剥的皮,卖不出价钱!”

此时他从笼子里抓出一只狐狸,是只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的银狐。

屠杀者见它,赫然在它的背部,有四条不浅的血印。后腿上还有道伤口,皮肉翻滚着。他皱了下眉:“这只狐狸怎么受伤了?皮都破了,怎么卖钱?算了,剥了还可以做顶帽子!”

银狐仿佛听懂了屠杀者的话,立即挣扎起来。四肢虚弱的,在空中无力的蹬着,发出嗷嗷的轻微尖叫声!

看着这只受伤的银狐,垂死挣扎着,唐惜盈的恻隐之心,实在忍受不住煎熬!

在屠杀者刚把银狐的后脚,固定在三轮车厢的铁钩上,拿起刀子,千钧一发之时。她大声阻止,一声炸雷般的怒吼:“不要杀它,我买了!”

第2章 救狐

猛听到唐惜盈,气灌长虹、义薄云天的叫买声。屠杀者停了手,很奇怪看着她。

也好,如果有主顾想买活的,那么也省了他花力气剥皮了。他估算了下价格:“五百元,一分都不能少!”

五百?那么贵,没搞错吧!唐惜盈的嘴巴成“O”型。。。

她立即讨价还价起来,脸涨得通红,虚张声势的大叫道:“得了,你刚才还说破了皮,只能做顶帽子!破了的狐狸皮,就等于衣服破了。再补,还是件破衣服!看在你那么辛苦的份上,我给。。。给。。。”

她一只小手,比画了半天。最后仿佛很有信心般的,脸露懂行似的骄傲。一手叉着小蛮腰,伸出一根食指:“给你一百!”

屠杀者气得话都说不出““一百?小姐你开什么玩笑!这只皮是破了,但好歹是只雪狐,一根杂毛都没有!”这个不懂行的,存心捣蛋?他恼怒道:“至少四百!”

没那么多钱,救不了它了!看着还倒绑着的银狐,它可怜巴巴地,用着有灵性的乌溜溜眼珠子,乞求般的巴望着自己。。。旁边滴着血,装满恐怖尸体的三轮车。。。

但钱不够呀!唐惜盈急中生智,古灵jīng怪的大脑,快速的转了下,一个“毒计”立即生成!破釜沉舟、豁出去了!

她挂上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yīn彻彻地“嘿嘿”gān笑着,满脸yīn戾寒森。看上去,脸都变得青暗恐怖了:“你整天活剥狐狸,就没听到晚上狐狸叫?听说,积冤多了,yīn德耗光了。。。惨死的鬼魂,就会找上来了。。。”

她惟妙惟肖的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晚上风chuī声:“呜~!呜~!我死得好惨。。。还我皮来。。。”还怕起不到恐吓作用,将十指弯曲成爪,张牙舞爪的,猛扑向屠杀者面前,差点够到了他鼻子!

一番声貌并用,恐怖演练,效果非常奏效!吓得屠杀者的脸色都变了,他虽然对谋生的行当习以为常,但对虚幻的东西,还是抱着敬畏。

他吓得不由后退一步,面无血色的,凄厉大叫着:“二百,二百保本费!半买半送,就当我做善事!”

“成jiāo!”唐惜盈开心的蹦了起来,收回在他面前晃着的“爪子”。立即从包包里翻出二张,也是仅有的“红主席”,递给了屠杀者。

二百大洋进口袋后,屠杀者将银狐取下,拎着脖子上的毛,伸给了唐惜盈:“给,拿去吧!”

“不用,你把它放了吧!”唐惜盈灿烂的笑着,要这只奄奄一息的狐狸gān什么?

“你这小姑娘!”屠杀者明白了,她确实想做善事。真不理解这些城市人,吃饱饭没事做,买狐狸放生?他将狐狸往地上一放,原本以为狐狸会一溜烟的逃命去。

没想到,银狐它不走。居然一瘸一拐地,走到唐惜盈脚边。用头和脖子,温存地,蹭起她的裤脚来。在她gān净笔挺的淡色裤管上,磨上了许多血迹和脏痕。可怜的裤子呀,回去要洗了!

此时老板他们也挑完了皮子,喊着唐惜盈,准备上车走了!

唐惜盈一路小跑,回头对着,瘸着腿紧跟不舍的银狐,又是大声驱赶,又是温柔劝说:“哎,哎,别跟着我呀!滚滚滚。。。你可以走了,你的同伴在旁边树林里,正等着你呢!”银狐却象湿手沾面粉一样,甩都甩不掉!

同类小说推荐: